欢迎进入北京京鼎律师事务所官网
  欢迎您访问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为政府机关、民营企业、非公经济、农民兄弟和弱势群体提供法律帮助是我们的宗旨和目标 反思动荡历史,珍惜和平生活,构建和谐社会,推进文明法治 我们倡导网络文明用语,拒绝语言暴力和“文革”遗风,以形成网络君子之文风,并树立健康、负责和理性的大国国民风范 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 体恤民生疾苦、关注社会公平、同情弱势群体、捍卫司法正义。 我们倡导爱国、奉献、忠诚、自律、正直、善良、宽容、博爱的国民精神。
欢迎您访问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观察 >法医鉴定制度向全国人大呈送建议书
浏览字体: 打印页面 关闭
法医鉴定制度向全国人大呈送建议书
发布日期:2014-8-26  浏览次数:1924


法医鉴定向全国人大呈送建议书

  

致全国人大常委会勋鉴:

    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们无时不刻不在关注着我国的法治化进程的发展,由于在平时的工作中多次接触和涉及关于法医鉴定方面的问题,对于现行法医鉴定制度所日益暴露出来的问题有着深刻的体验和思考,可谓感触良多。特出于公民的爱国之心和正义与良知,依照《宪法》《立法法》所赋予公民的权利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呈送我们草拟的立法建议书,供立法机关参考备案并希望尽早作出立法决策为盼。

一、        现行法医鉴定制度存在明显的弊端

我国现行法医鉴定制度存在着十分明显的弊端,尤其突出表现在刑事司法鉴定领域,概括起来有如下8个方面的特征:

1、公安部门自侦自鉴:导致公安系统法医鉴定缺乏中立性。

2、检察院自检自鉴:导致检察院系统法医鉴定缺乏中立性。

3、法院自审自鉴:导致法院系统法医鉴定缺乏中立性。

4、上述法医鉴定模式容易受到行政干预和部门利益的干扰。

5、上述法医鉴定模式容易导致民间(尤其指被害人方面)对于法医鉴定结论的信任危机的纠纷产生。

6、上述法医鉴定模式缺乏足够的客观性、中立性、超然性、公允性,从而使法医鉴定结论缺乏应有的公信力和权威性。

7、上述法医鉴定模式容易造成司法不公和司法腐败现象的滋生。

8、公检法系统内部司法鉴定机构林立、从而增加了诉讼成本、降低了司法效率。而且,导致就同一案件经常出现相互矛盾的法医鉴定结论。

二、        真实案例说明

    以下例举几个近些年来曾经发生过的真实的典型案例,以说明由于现行法医鉴定制度的弊端所造成的被害人家属对于法医鉴定结论发生质疑的现象的普遍存在:

1、张岩命案1993年发生在北京,19岁的黑龙江公民张岩(学生身份)在北京站下车后被北京市工商局驻北京站检查站以检查违禁物品为由非法扣留,后在北京站非正常死亡。经过公安机关和检察院多次尸检后,初步排除了张岩被他杀的可能性,并被认定为服毒自杀。但是死者家属始终对于法医鉴定结论不信服,多年来一直在进行申诉。

2、仇映红命案1996年发生在北京恩济里小区,死者仇映红生前系中央美术学院大四学生,在与其男友(福建商人)同居期间非正常死亡。经过公安机关多次尸检,仇映红的死因被认定为服毒自杀,但是死者家属至今对于法医鉴定结论不信服。

3、黄静命案2003年发生在湖南湘潭,死者黄静毕业于湖南省师范学校,生前是一名音乐教师,在其原男友留宿其寝室的时候死亡,系非正常死亡。经过公安机关多次尸检,基本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但是肯定了她死前曾遭受到了其男友的性暴力侵害。但是死者家属对于法医鉴定结论当即表示不信服,并又申请了由全国法医界权威学者重新对尸体进行法医鉴定,结果,第四次鉴定结果推翻了前三次由公安部门法医进行的鉴定结论,排除了黄静死于“心脏病猝死”的结论,但是,由于此时尸体已经腐败,故无法得出黄静死因的真相。

4、杨涛命案2003年发生在河南巩义,杨涛毕业于河南大学化学系,因涉嫌销赃被警方拘捕,后因为超期羁押而被撤消案件,却在家属去交涉放人之后的第二天意外地死于看守所中,系看守所里发生的非正常死亡案件。经过当地公安和检察院的尸检,得出了其死于“中青年猝死症”的结论,死者家属根本不信服,现在正在申诉和请求重新鉴定。

5、徐岳命案:非正常死亡,经过多次尸检,死者家属对于法医鉴定结论不信服。

6、谢元海命案:非正常死亡,经过多次尸检,死者家属对于法医鉴定结论不信服。

    在上述各案中,均发生了死者家属质疑法医尸检结论和引发多次尸检的共同现象,究其原因,主要是由于死者家属对于由办案机构自侦自鉴的法医鉴定模式的不信任所造成。在全国范围内,类似上述情况的案件还有很多,导致了一定的上访事件发生,许多死者尸体长期不能火化处理也是因为死者家属不相信公安机关自侦自鉴的法医鉴定结论而强烈要求由中立的第三方法医重新进行鉴定所造成的后果。

三、        建立客观、公正、中立的法医鉴定机构的迫切性和必要性

1、建立不隶属于公检法机构的独立和中立的刑事司法鉴定机构已经成为迫在眉睫的事情。

2、上述鉴定机构的财权应该完全独立,直接由财政部系统划拨。

3、上述鉴定机构在行政编制上可以考虑直接隶属于中国法学会或者司法部系统。

4、上述鉴定机构在业务指导上可以隶属于中国法医学会或者中国医学会。

5、法医鉴定人员实行严格考试、审核、颁证和注册制度。

6、可考虑将原先的公检法系统的鉴定机构合并成为一家,人员重新进行整合编制。

7、严格实行当事人回避制度(当事人既包括案件承办人,也包括诉讼双方当事人),以增加法医鉴定结论的公信力。

8、建立(县)市、省、部三级法医鉴定体系,实行三审终审模式的法医鉴定程序。

四、        我们呼吁尽快制定《法医法》或《司法鉴定法》,以规范和明确法医鉴定制度和法医的职责与惩戒

1、我们认为通过立法方式解决上述问题为最佳途径。

2、全国人大可以就上述立法事宜举行听政会:广泛征求民众、专家、公检法司各部门和医学界的意见。

3、初步草拟《法医法》或《司法鉴定法》草案。

4、正式进入立法程序:针对《法医法》或《司法鉴定法》草案进行复议和表决。

5、在表决通过的基础上形成正式的《法医法》或《司法鉴定法》。

6、由全国人大对外颁布正式生效。

五、        我们提出立法建议的依据:《宪法》 41《立法法》5

《宪法》 41条规定:“中国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 

《立法法》5条规定:“立法应当体现人民的意志,发扬社会主义民主,保障人民通过多种途径参与立法活动”。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到,现行的法医鉴定制度在某种程度、某些方面和某些部门,已经丧失了准确地提供罪证、揭露罪恶的职能,甚至在个别极端情况之下可能蜕变异化成了掩盖罪恶、纵容犯罪的工具,特别是在它依附于不受监督的公权下,在自侦自检自诉的过程中,更易产生此种恶果。同时,这也大大限制和阻碍了我国法医学的发展和进步。大量的事实证明,法医鉴定制度已到了不改不行的境地。我们应该广泛检讨当前法医鉴定制度的不足和缺陷,推动法医鉴定制度的变革,以使之服从于科学实证而不是权力意志,确保其公正、客观、科学、合法,真正实现和发挥其应有的职能。同时,应该尽快制定和推出《法医法》或《司法鉴定法》,以填充这一专业法律领域的空白,使法医鉴定有法可依、有法可循和有法可治,以确保刑事诉讼中“证据之王”的客观公正和准确无误。这样,才能更有利于司法公正和效率,更有利于打击真正的犯罪,以保障广大公民的合法权益不遭受非法侵害,使被害人能够及时有效地获得公平的司法救济。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大常委会

 

立法建议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张星水   李健

公元2004128

(注:本文由张星水和李健两人共同起草)

附:

立法建议人张星水的身份证号码:110108670804543

联系电话:010- 8854535013901302739

通讯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33号国家图书馆办公楼415室,邮政编码:100081

电子信箱:kingdomlaw2008@vip.163.com

立法建议人李健的身份证号码:230603196404062358 

联系电话:0411- 7530776 13889480492

通讯地址:辽宁省大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红梅小区21号楼2单元501室,邮政编码:116600

电子信箱:lijianzy_9@hotmail.com

 
相关链接
中国要前进,自由主义应该让路 [2014/8/26]
法医鉴定制度向全国人大呈送建议书 [2014/8/26]
致海淀区选民的一封公开信 [2014/8/26]
关于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解释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的建议 [2014/8/26]
和谐转型论坛一至十三期简讯 [2014/8/26]
光明日报:历史为什么没有选择自由主义 [2014/8/26]
中 华 治 理 网 络 [2014/8/26]
李君如:具有中国特色的协商式民主应该被进一步发扬光大 [2014/8/26]
蒋庆——复兴儒学的两大传统“政治儒学”与“心性儒学”的重建 [2014/8/26]
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有关负责人就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人权事业发展状况答新华社记者问 [2014/8/26]
《南方周末》赵凌关于2003年度人大选举的经典报道 [2014/8/26]
张星水:缅怀蔡定剑 [2014/8/26]

© 2001~2014 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京ICP备1301146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