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北京京鼎律师事务所官网
  欢迎您访问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为政府机关、民营企业、非公经济、农民兄弟和弱势群体提供法律帮助是我们的宗旨和目标 反思动荡历史,珍惜和平生活,构建和谐社会,推进文明法治 我们倡导网络文明用语,拒绝语言暴力和“文革”遗风,以形成网络君子之文风,并树立健康、负责和理性的大国国民风范 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 体恤民生疾苦、关注社会公平、同情弱势群体、捍卫司法正义。 我们倡导爱国、奉献、忠诚、自律、正直、善良、宽容、博爱的国民精神。
欢迎您访问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观察 >张星水:缅怀蔡定剑
浏览字体: 打印页面 关闭
张星水:缅怀蔡定剑
发布日期:2014-8-26  浏览次数:2549

缅怀蔡定剑

 

—— 向坚定而理性的宪政理想主义者致哀

 

作者:张星水

 

近日,著名宪政学者蔡定剑教授因患癌症医治无效在京与世长辞,这是一个不幸的坏消息,令法界同仁无不感到扼腕痛惜。遗憾的是我此前没有能够去医院探望他,因为,第一我事先未得到消息,第二我和蔡先生之间没有在一起长期共事的工作经历,故尚未有机缘建立起彼此属于朋友之间的私谊。但是,听到他逝世的噩耗,我的内心还是感到十分悲戚!特提笔撰写一篇缅怀他的纪念文章,因为,在我心目中,蔡定剑先生是一个令法律界景仰的良知学者,是一个品质高贵的善良君子,也是一个意志坚定而且行为规范的宪政理想主义者。

 

其实,最早见到蔡定剑先生,是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末期,我因为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秘书局和信访局反映一个发生在地方的冤假错案,来到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办公楼办事,在一个走廊里与蔡定剑先生不期而遇,当时我是袁曙宏博士麾下的一名律师,而蔡先生已经是全国人大秘书局的处级官员,在老百姓中素有“夏青天”美誉之称的全国人大常委夏家骏教授后来告诉我这位蔡主任为人正直,精明强干,属于全国人大系统中年领导干部群体中的第三梯队之中的佼佼者,也是局里的业务骨干。由于,当时与蔡定剑先生只是一面之缘,彼此礼节性地打了一个招呼并寒暄了几句话,故我对于这位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的中年干部并没有留下什么特别深刻的印象,只是觉得这样想有所为的知识分子在政府体制内应该会得到上级领导的赏识与擢升,未来的官场仕途前景无可限量。另外,我当时凭借直觉猜测,此前我给全国人大领导寄送的有关材料,蔡定剑先生也许在他的职责范围内代表有关领导签收审阅过,仅此而已。

 

后来,大约是在2004年左右,我好像是听朋友许志永博士和俞梅荪先生说蔡定剑先生从全国人大辞职,转而来到中国政法大学就职的消息,我还曾私下里对志永和梅荪讲:政府体制内又少了一个开明的官员,而学术体制内又多了一名睿智的学者,为蔡定剑先生离开全国人大一事而略微感到有些惋惜。毕竟,蔡先生当时属于体制内一个不可多得的法律人才啊!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的想法甚为幼稚,自从皈依了佛法三宝以来,我才日渐领悟明白:功名利禄实乃身外之事,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犹如过眼云烟一般虚无缥缈,这正如宋代高僧法演禅师所言禅机偈语:是非名利浑如梦,正眼观时一瞬间。看来,蔡定剑先生亦然比我提前觉悟到了这一点智慧啊!所以,他才会毅然决然地弃官从学,布道法大,以传道、授业、解惑为己任,志在传播学问,为人师表,立言立德,造福后世,这是何等高尚的人生境界。试问,当今物欲横流、功利至上的浮躁时代,上至达官显贵,下至黎民百姓,又有多少人能够真正达到蔡先生这种淡泊名利的超然于世外的思想境界?

 

随后的几年里,在一些由中国政法大学和民间学术机构举办的学术会议上,我多次与蔡定剑先生打过照面,甚至还有机会在会场外一起交谈过,也曾经虚心地向他讨教有关“违宪审查机制”的宪政问题,都得到了蔡先生的耐心解答,他严谨规范的学术涵养与一丝不苟的治学理念给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尤其是他严肃内敛的表情,不苟言笑的神态,令人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这也许是他曾经的军人生涯和长期就职于政府高层所留下的表象特征,让初次接触他的人很难马上消弭彼此心灵之间的距离感,感觉蔡先生似乎具有一种深不可测的城府。其实,这完全是一种错觉。当你一旦真正了解了蔡定剑先生的品格和秉性之后,你就会不难发现他实际上是一个宽仁博爱、古道热肠的善良好人,也是一个严于律己、宽于待人的谦谦君子,另外,他还是一个从容淡定、谈吐文雅的涵养之士。如果单从功利角度上看,我与蔡定剑先生这些年来为数尚不算多的交往过程之中似乎还真或多或少地体现出了庄子所言“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古之君子遗风。另外,我注意到这样一个现象:蔡定剑先生做人一向干干净净,始终没有给人以拉帮结派,结党营私的嫌疑,这不也正体现了孔子所倡导的“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的士大夫特立独行的高风亮节吗?

 

最后一次与蔡定剑教授在正式场合见面,是2008920日和21日,由著名选举问题研究专家李凡先生组织发起的在上海举行的一次关于选举法修改的学术会议上。这次研讨会由世界与中国研究所、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共同主办,由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协助承办,会议主题为《中国选举:三十年的发展与未来走向研讨会》,我收到李凡先生和周其明老师的邀请参加了本次研讨会。我特意把当年的与会嘉宾名单抄录如下,以资纪念:世界与中国研究所李凡所长,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浦兴祖教授,中国政法大学宪政研究所所长蔡定剑教授,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周其明副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张鸣教授,北京社会科学院雷弢副研究员,京鼎律师事务所主任张星水,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培训工委周梅燕研究员,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邱家军博士,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扶松茂博士,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池海平副教授,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杂志社记者黄根兰,湖南天戈律师事务所罗秋林律师,河南洛太律师事务所吕进律师,河南洛太律师事务所杜鹏律师,上海业伟业主咨询公司刘生敏总经理,深圳罗湖区碧岭华庭业主代表江山,北京朝阳园业主管理委员会主任舒可心,复旦大学政治系硕士研究生凌伯韬,另外还有会务组工作人员黄晓梅和史雪莲。这是一次高规格的学术研讨会,会议整整开了两天,气氛热烈,探讨自如,与会人士都获得了充分的发言机会。我与李凡所长、蔡定剑教授、浦兴祖教授、周其明教授、张鸣教授等资深学者在会场内外进行了开诚布公的学术交流和思想探讨,各抒己见,相得益彰,受益匪浅,感触良多。蔡定剑先生这时候的身份是中国政法大学宪政研究所所长,他在会场上神采奕奕的发言与提纲挈领的评论言简意赅,高屋建瓴,反映出一个优秀宪政学者卓越的学术造诣和良好的学术风范,他在言谈举止之中所不经意地流露出来的儒雅的文人涵养也给我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这次学术会议的高质量和高水平也让我觉得此次上海之行绝对是有所裨益、不虚此行。会议结束后,由世界与中国研究所牵头、由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选举研究中心负责编辑了《中国选举:三十年的发展与未来走向研讨会文集》,其中也选刊了我的一篇论文,只是不知道后来这本书有没有交由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

 

光阴似箭,恰似白驹过隙,转眼之间两年已逝,往昔学术交流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恍如隔日。但是,昔日的学长,昔日的会友蔡定剑先生却已经驾鹤西去,不复人间,这是何等令人悲痛伤感的事情啊!以笔者对于蔡定剑先生的观察,他无疑是一个意志坚定的宪政理想主义者,他的治学态度严谨,可谓理性与建设性并重;他的治学方法务实,可谓理论与实践结合。总之,他做学问既规范严谨,又脚踏实地,正可谓“知行合一”的饯行者,借用明朝心学大儒王阳明在《传习录》中的一句话可以把此种精神概括为:“知之真切笃实处即是行,行之明觉精察处即是知。”无疑,蔡定剑教授痴迷醉心徜徉于宪政理论构建与社会调研实践之中,即说也作,即想也干,这一点在当代学者当中显得十分难能可贵。虽然,由于客观环境的历史局限性,蔡定剑先生做得也不如说得多,干得也不如想得多,但是,他亦然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殚精竭虑、宵衣旰食,对于后世历史而言实现了一个公共知识分子问心无愧的“致良知”之仁义至善精神。事实上,古今中外,人类社会文明演绎的过程中历来不缺乏浮躁的呐喊者和暴躁的破坏者,却十分缺乏低调的改革家和理性的建设者,而蔡定剑教授在谈论抽象的正义问题的时候,总是不忘记俯下身形去探究如何真正落实具体的正义之策,这无疑是他与其它同时代的宪政学者相比较而言的过人之处和高明之处。总之,蔡定剑教授不仅博闻强记、学识渊博,而且身体力行、付诸实践,尤其在违宪审查机制的建立、政府财政预算的公开和基层人大代表选举制度的完善方面,蔡定剑先生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参与了众多的调研活动,付出了艰辛的不懈努力,取得了卓越的学术成果,建立了不朽的立法功勋,也迎合了孔子“人能弘道、非道弘人”的士人之学术准则,值得后人缅怀与追思。

 

嗟夫!年仅五十四岁的蔡定剑先生今日离我们而去,撒手人寰。作为法律界的后来人,我们今后应该如何继承蔡先生的遗志,努力做些什么有益于法治昌盛、文明进步的善义之举呢?相信每一个人都会有自己心目中的理想蓝图与价值追求。不过,条条大路通罗马,无论路径如何迥异,必将殊途同归。悲夫!天妒英才,一代学人,法界箐华,宪政精英,不幸染疾,英年早逝!呜呼哀哉!蔡定剑先生千古不朽,万古流芳!尚飨。

 

张星水   20101124日深夜 致哀祭文于紫竹院。

 

联系电话:010-88554800(办),13901302739

 

 

 
相关链接
中国要前进,自由主义应该让路 [2014/8/26]
法医鉴定制度向全国人大呈送建议书 [2014/8/26]
致海淀区选民的一封公开信 [2014/8/26]
关于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解释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的建议 [2014/8/26]
和谐转型论坛一至十三期简讯 [2014/8/26]
光明日报:历史为什么没有选择自由主义 [2014/8/26]
中 华 治 理 网 络 [2014/8/26]
李君如:具有中国特色的协商式民主应该被进一步发扬光大 [2014/8/26]
蒋庆——复兴儒学的两大传统“政治儒学”与“心性儒学”的重建 [2014/8/26]
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有关负责人就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人权事业发展状况答新华社记者问 [2014/8/26]
《南方周末》赵凌关于2003年度人大选举的经典报道 [2014/8/26]
张星水:缅怀蔡定剑 [2014/8/26]

© 2001~2014 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京ICP备1301146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