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北京京鼎律师事务所官网
  欢迎您访问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为政府机关、民营企业、非公经济、农民兄弟和弱势群体提供法律帮助是我们的宗旨和目标 反思动荡历史,珍惜和平生活,构建和谐社会,推进文明法治 我们倡导网络文明用语,拒绝语言暴力和“文革”遗风,以形成网络君子之文风,并树立健康、负责和理性的大国国民风范 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 体恤民生疾苦、关注社会公平、同情弱势群体、捍卫司法正义。 我们倡导爱国、奉献、忠诚、自律、正直、善良、宽容、博爱的国民精神。
欢迎您访问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大师风范 >茅于轼
浏览字体: 打印页面 关闭
茅于轼
发布日期:2014-8-25  浏览次数:2931
茅于轼

 

    读书让精神丰厚,让心灵充盈,让思想纵横捭阖。不囿于一门学术,穿越壁垒,拓展视野,终成大家。
                 ——茅于轼

图片:茅于轼老师、星水(2005年在茅老师家中作客)

2008年岁末,张星水代表京鼎律师事务所向茅于轼老师颁发荣誉顾问证书

茅于轼教授为张星水律师亲笔题词褒奖

 

     茅于轼,著名经济学家,卓越公共知识分子,杰出民间思想家,天则经济研究所创始人之一,1929年1月14日出生于南京,父亲茅以新是铁路机械工程师,伯父茅以升是桥梁专家。
  抗战时期转辗于大后方柳州、桂林、重庆。1946年毕业于重庆南开中学,同年考入上海交通大学,1950年从机械系毕业,分配在齐齐哈尔铁路局,任火车司机、技术员、工程师。
  1955年调北京铁道科学研究所,任助理研究员,从事机车车辆性能研究。1958年被打成右派,文革时被赶往大同机车厂劳动。
  1975年开始从事微观经济学研究,1979年提出择优分配原理。
  1985年出版《择优分配原理棗经济学和它的数理基础》,此书于1998年在商务印书馆出第二版。 
  1985年调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任副研究员、研究员。
  1986年赴美国在哈佛大学任注册访问学者。
  1987年回国,以后7年内担任非洲能源政策研究网顾问,每年去非洲2次。
  1990年应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经济系招聘任高级讲师,讲授研究生班的微观经济学。1993年从中国社科院退休,与其他四位经济学家共同创办天则经济研究所。现为该所法人代表。主要兼职如下:亚洲开发银行注册顾问、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能源工作组中方专家、山东矿业学院、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西北大学兼职教授、太平洋经济合作委员会能源组国际顾问组成员、LEAD国际培训项目中国国家理事会成员、China Economic Review顾问编辑、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 
主要作品:
  1979年推导出择优分配原理 
  1984年与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择优分配原理——经济学的数理基础》 1998 年在商务印书馆出版修订版 
  1995年在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谁妨碍了我们致富》为一随笔集,1999年在 广东经济出版社再版 
  1997年在暨南大学出版社出版《中国人的道德前景》,此书于1999年获 ATLAS基金会办法的该年度Antony Fisher国际纪念奖
  1993年在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生活中的经济学——对美国市场的考察》, 此书于1998年在暨南大学出版社再版发行
  2001年9月将出版《世界华人经济学家随笔集》茅于轼卷,四川人民出版社

以及《给我所爱的人以自由》等著述。

 

茅于轼先生博客 http://blog.sina.com.cn/maoyushi

 

 

茅于轼先生

 

原题:师友掠影之二十三——茅于轼先生

 

作者:萧瀚

 

2000年上半年,经卢跃刚先生恩荐,我参与筹办中评网(最初负责法律生存频道),这是天则经济研究所为主要投资人的一个大型学术、评论网站。

  那时的天则所办公地报恩楼二楼,地处紫竹院公园西北侧。2000年春天,公园里鸟鸣春树间,楼下的春草虽不整齐却碧绿,草地上种着十几棵结蕾待放的桃树,三五只白猫、灰猫、虎斑猫嬉戏于此间,这是个可愛的春天。

  我还清楚地记得,那个春寒犹在的上午,一位眼神温和慈祥的高挑清瘦老者,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徐徐走在二楼的猩红色走廊上;他的脸上有常见的老年斑,可是在他的微笑中却可见神情矍铄(后来知道他有微笑的习惯,无论遇到什么他几乎总是微笑),显得精力充沛;他头发灰黑——夹杂了不少白发,梳得头路清晰,一丝不乱。一身铁灰色的西服,碎花领带打得圆润饱满,笔直的裤线下哑光的黑皮鞋一尘不染。

  这位衣着得体、仪表非凡的老人,就是茅于轼先生。

  茅先生是天则经济研究所最重要的创始人之一,说他是天则的灵魂人物恐不为过,那是19937月,迄今15年有半。以天则后来的名声,很难想象当初的艰难。天则草创之初,条件、环境比较恶劣,要把这样一个民间的研究机构办好着实不容易,那时候茅先生常一个人骑车外出,带上天则编的书刊杂志到各个书店去兜售;茅先生还亲自出马,向企业募集研究各类课题的资金、跟政府部门协调,就是在这种看起来似乎微小而琐碎的持续努力下,一个个寒暑的轮回之后,天则逐渐成为一个知名度很高的民间研究机构。

  茅先生不是个做"大事"的人,他喜欢做"小事"——这让我想起特丽莎修女那句名言:"怀大愛心,做小事情"

  在农村搞小额贷款是他很著名的事情,为农民提供小额贷款以助他们摆脱缺乏资金支持的困境,但是由于政府的干预,小额贷款的金融主体无法自由吸储,只贷不存的经营模式意味它迄今基本失败的命运仿佛从一开始就注定,而这并非茅先生之过,他已经努力了,而且迄今为止已经发出的那些小额贷款,也都已经实现了他最初的愿望。

  茅先生还主持创办家政学校,为农村来城市打工的保姆做培训,给许多外地来京的姑娘们提供了专业的家政培训,由于社会的因素,在其创办的学校不当承揽过多责任之后,遭受了一些诉讼损害,便是茅先生所谓的"无妄之灾"

  茅先生关心公共事务,他写文章参与大量事件的公共议论,在中评网讨论时政热点的许多会议上,茅先生都有精彩的议论,例如20007月份的苏萍案、2003年的孙志刚案、Sars、黄静案,以及王斌余案、聂树斌案……。在公共问题上,茅先生温和守道,但内容上往往犀利而不回避禁忌,即便是面对法轮功这种许多人回避的问题,他也一如既往温和而执着地为法轮功信徒的信仰自由说话,这时候他依然会是微笑着,用他略带沙哑的温和声调,平静地说出来,坐在椅子上的身体没有因为谈及这个问题而有非常态的表现。

  茅先生不仅仅是在言论方面关心公共事务,还在具体的工作中支持一些重要的社会调查,例如2003年茅先生曾因我写的关于警察权问题的文章而动念进行警察权现状调查,以便可以提出规范警察权的立法或政策建议。

  茅先生虚怀若谷,能够听取别人意见,在天则所或者中评网的一些会议上,他的观点也并非总是得到所有人赞同,他的一些文章的观点也并不能得到所有人赞成,例如,他写过《没有理由不纳税》,而我就不同意这观点,针锋相对地提出"就有理由不纳税"——这涉及征税权的合法性问题,不是一个经济学问题,而是宪政问题。在天则或中评网的那些会议上,我还记得偶尔会有的大家对茅先生意见的质疑,他总是微笑着看着对方,眼神还是那样温和,静静地听完,他才说话,而且从来不占用过多的时间,他的发言一般很清晰简洁,没有长篇大论,和大家讨论,他没有架子,没有情绪。对于不同意见,茅先生在去年接受《新财经》专访的时候曾经说过欢迎有不同意见的人与他交流,"骂我也可以的,但是不要谩骂,那样没意思。如果骂我能讲出道理来,我很喜欢的。"在我接触中,茅先生上述说法确实是说到做到的。

  茅先生有过不少著述,最著名的当属《中国人的道德前景》,他以大量的实例阐发了中国当代的社会问题,对中国人的道德前景发出忧思,此书在国内影响巨大,并在国际上获得安东尼图书奖。

  茅先生有过许多名言,例如"用损害良心的方式挣钱,用损害健康的方式花钱"是他对一些暴发户的批评;"为富人说话,为穷人做事"则是他在保护私有产权与关心民瘼方面最概括的表述;"我的最大愿望就是让穷人生活得好一点。"诸如此类,不一而足,茅先生这么说,也这么做。他反对奢侈,但并不反对富裕,而他自己的生活却十分俭朴,骑自行车,坐公交车、地铁、打车,出门在外,住宿还自己带香皂,他认为摆阔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

  茅先生最讨厌的是特权,他对人的善意,是无差别、无等级的,曾有人提醒茅先生,说会有"特殊职业"的人在他周围,搜集他的言行,可能会危害他的生活,茅先生不以为意,他坐在沙发上,还是微笑着说:"我不去猜,成本太高了。"这种看似纯经济学的思维方式,背后却是一种善意,一种对他人的善意推定,同时更是内心的坦荡和无畏——"温和是力量的源泉",斯迈尔斯的这句名言在茅先生这儿表现得淋漓尽致。

  我和茅先生并无多少私谊,甚至从未有过超过五分钟的单独谈话——电话除外,有限的交往也都只是在天则所和中评网的工作中,2003年我辞去中评网执行主编后,基本上不再去办公室,与茅先生也就没怎么见面了,去年通过几次电话,也都是因为有事。我似乎一直不觉得有太大必要与茅先生多接触,他的所作所为公开、纯粹、益于公众,读其文,闻其言,观其行,以及工作上那些近距离的接触,足以让我对这位可敬的老人有比较清晰的了解。

  康德在《论崇高感与优美感》中讲到男人到了一定年龄应该给人崇高感,茅先生的行走坐立、言谈表情,往往就给人崇高感。王焱先生《贵族的兴衰》说道:

  "真正的贵族,意味着与某种历时久远而又符合公道的制度规则之间,形成一种忠贞不渝的关系。真正的贵族意味着对于政治社会承担更大的责任与更多的义务。"

  这是我见过的对贵族最精准的描述性定义,它廓清了漂浮在这个概念上的杂草泡沫,消除了多年来许多人对"贵族"的误解,倘以此衡诸当代国人,可称贵族者自然几希,在这少之又少的人里,茅于轼先生当属卓然而翘楚者。

  我至今还很怀念报恩楼时代的天则所,怀念跟茅先生和其他同事讨论问题的时光,春绿了秋黄,紫竹院里海棠依旧,报恩楼下的草地、花树也仍然逢季即发,飞来飞去的鸟儿们嘹亮的鸣声,仿佛还在耳边,四处嬉戏的猫儿们,估计也不会搬家没想到七八年的时光弹指而过,天则所早已搬了好几回,到了万柳……

  往事如绘,想起这些是因为郭玉闪说过几天茅先生将届八十大寿,他建议我写点什么,于是就有了上面这些拉拉杂杂的话,聊以晚辈一点微不足道的敬忱恭祝茅老健康长寿。

 

 萧瀚 200915 於追遠堂     

         

 


 

 
相关链接
吴思 [2014/8/25]
史 景 迁 [2014/8/25]
弘一法师 [2014/8/25]
太虚法师 [2014/8/25]
陈 家 林 [2014/8/25]
王元化 [2014/8/25]
秦晖 [2014/8/25]
李锐 [2014/8/25]
岳南 [2018/4/3]
李慎之 [2014/8/25]
茅于轼 [2014/8/25]
黄仁宇 [2014/8/25]

© 2001~2014 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京ICP备1301146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