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北京京鼎律师事务所官网
  欢迎您访问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为政府机关、民营企业、非公经济、农民兄弟和弱势群体提供法律帮助是我们的宗旨和目标 反思动荡历史,珍惜和平生活,构建和谐社会,推进文明法治 我们倡导网络文明用语,拒绝语言暴力和“文革”遗风,以形成网络君子之文风,并树立健康、负责和理性的大国国民风范 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 体恤民生疾苦、关注社会公平、同情弱势群体、捍卫司法正义。 我们倡导爱国、奉献、忠诚、自律、正直、善良、宽容、博爱的国民精神。
欢迎您访问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智库 >张星水——仁道主义
浏览字体: 打印页面 关闭
张星水——仁道主义
发布日期:2014-8-7  浏览次数:2974

仁道主义

—— 重读谭嗣同《仁学》的体验与感悟



 

作者:张星水

 

 

佛偈

 

万古是非浑短梦,一句弥陀作大舟。

此身不向今世度,更待何时度此身。

 

序言

 

当今社会,承平日久,经济发达,功利盛行,社会浮躁,信仰匮乏,拜金主义,甚嚣尘上,物欲横流,人心不古,道德沦丧,世风日下,专制余烈,因循守旧。借用《尚书》曰:人心惟危,道心惟微。面对如此繁荣浮华而又颓废萎靡的复杂时局,致力于国家复兴、文明昌盛的君子立志:修齐治平,格物致知,诚意笃行,立德立言,天下兴衰,匹夫有责。重睹谭嗣同之精神显得十分必要,重读《仁学》之哲理显得十分重要,仁道主义,势在必行。古往今来,世界之上有许多真隐士看破红尘,归隐山林不仕出。而谭嗣同则是参悟生死,经世济民不恋世。为了实践他心目中的“仁学”之道而义无反顾地走上断头台,洒下一腔热血,成就一番大义,何等壮哉之奇男子?伟哉!仁人志士,古今楷模。从佛教观之,正所谓:因果轮回,苦集灭道,涅槃解脱,功德圆满。亦可谓之:信愿,慈悲,智慧,圆满。而这一切功德,皆发轫于复生《仁学》之心路历程,笔者谓之:仁道主义。

 

正文

 

回首一百多年前内忧外患的晚清,中华大地风云变幻,危机四伏。一代维新志士谭嗣同在他呕心沥血的哲学著作《仁学》中慷慨陈词:仁为天下万物之源,故唯心,故唯识。满怀崇高宗教情愫的谭嗣同为了实践这个他心目中大写的“仁”字,为了变法图强,为了救国救民,不惜抛头颅、洒热血,知行合一,以身殉道,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成为戊戌变法六君子中最刚毅的人杰,成为清末维新变法倡导者知识精英群体中最悲壮的干城。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看看谭嗣同的绝命诗,这是何等豪情万丈的英雄气度!真正做到了孟子“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视死如归之无我境界。那么,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巨大力量支撑了谭嗣同慷慨激昂的精神追求,使得他为了变法图强的政治理想毅然决然地放弃了个人小我的荣辱得失和荣华富贵,竟然达到了常人无法启达的思想高度?成为一个捐躯生命,成就大道的烈士呢?笔者认为,这就是深藏于谭嗣同心中那个大写的“仁”字。这是孔子倡导的克己复礼之仁,也是儒教内圣外王之仁,还是佛教金刚般若的菩提之仁,更是改革家牺牲小我成就众生福祉之仁。所以,他才能够超越生死轮回的桎梏,成为“我以我血荐轩辕”的壮怀激烈的殉道者,成为解脱生死实现涅槃的实践家,将生命无畏地布施给中国的变法事业,以唤醒芸芸众生之觉悟。

 

那么究竟何为仁?何谓仁道?何谓仁道之学?何谓仁道主义?仁道主义与人道主义之间又存在什么样的异同呢?笔者认为:“仁”作为一个思想范畴应该包含佛教普度众生的菩提之心、儒教礼仪廉耻的仁义之心、道教清静无为的超脱之心、墨家兼爱尚同的力行之心、基督教博爱仁慈的布道之心、以及法治公平正义的秉公之心,这六者的和谐统一才真正构成了“仁”的内涵,缺一则不可以成为真正的“仁”。而仁道则是建立在“仁”的理念基础之上的道理,仁道主义则是建立在仁道基础之上的道统和礼法。天下应以“仁”为本,方能孕育滋养和谐万物之生灵。仁道是去善待宇宙之中每一个生灵,不分贵贱种族与身份地位,这属于众生平等的大慈悲;而人道则是善待宇宙之中一部分生灵,尚需甄别贵贱强弱与身份地位,这属于功利主义的小慈悲。仁道主义是广义的人道主义,具有一种被升华了的哲学宗教精神,而人道主义则是狭义的仁道主义,仅局限于人类社会的伦理道德与公序良俗,尚未上升到哲学宗教的范畴。所以,仁道主义包容人道主义,但是又绝不仅仅局限于人道主义,它还蕴含着宇宙的正义法则与自然秩序,可谓大矣、广矣、博矣。依笔者一家之言,谭嗣同的《仁学》通篇探究的核心价值观其实就是仁道主义,而不仅仅是人道主义。综观五万余字的这部文言思想作品:引经据典、汪洋恣意、旁征博引、洋洋洒洒、包罗万象、蔚为大观,其中不乏释、道、儒、墨、基督,更不乏孔孟、老庄、墨翟、佛陀、耶稣的经典语录与智慧结晶,更有谭嗣同自己独创的冲决罗网、扫荡桎梏的仁道之学。面对中国古典哲学与西方近代文明的碰撞所引发的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谭嗣同有破有立,收放自如,中西合璧,融会贯通,并自成一家之言。他大胆倡言:佛能统孔、耶,而孔与耶仁同,所以仁不同。佛教大矣,孔教次之,耶为小。能调燮联融于孔与耶之间,则曰墨。周秦学者必曰孔、墨,墨诚仁之一宗也。复生之观点甚合吾意,从仁之境界角度上看,笔者也认为大彻大悟地解脱了人之生死问题的佛教为大,孔子、耶稣、老庄次之,而墨翟更逊一筹。所以,笔者认为,谭嗣同决不仅仅是一位激情四溢的政治改革家,更是一位思维缜密的宗教哲学家,他提出的“仁学”思想值得吾等后世人进行认真总结研究与挖掘整理,以造福当代之改良。纵观谭嗣同辉煌壮烈的一生,筚路蓝缕,纵横万里,探究西学,复兴佛儒,义薄云天,慨当以慷,以国家兴亡为己任,置个人生死于度外,真乃孟子所云“仁者爱人”之大丈夫是也。

 

本文谈及仁道与人道,就不得不涉及仁与人的关系,笔者认为,“仁”是包罗万象的范畴,上至宇宙万物,下至人类社会,无所不包,无所不含的一种抽象正义之伦理精神。而“人”只是指人类社会的生命体,及其权利和行为规范的伦理准则。仁包含了善与义,公与德;而人则包含了生命与尊严,权利与责任。缺乏仁的人,注定是自私狭隘的人,具备仁的人,则不仅是宽容博爱的人,而且还会是公正勇敢的君子。孔子曰:仁者必有勇。孟子则曰:仁者无敌。我们现在的人类社会里的思想为什么这么混乱无序,异端邪说为什么如此猖獗泛滥?就是因为缺乏仁道的人太多了,而恪守仁道的人太少了。虽然,勇敢的人并不少见,懂得人道的人也有很多。但是,真正懂得仁道的人却很少,遵循仁道做事情的人就更是少之愈少,讲人道而无仁道,这样的人行为处事虽然符合人道主义的宗旨但是却未必符合仁道主义的精神,故往往是好心办错事,善的动机却结出恶的果实,铸成社会之悲剧,甚至引发社会之动荡,点燃人类相互戕害惨烈之火花,这方面人类社会的失败经验和惨痛教训不胜枚举:大到原教旨主义的马列主义俄式革命、原教旨主义的伊斯兰运动、洪杨的太平天国起义,塔利班武装、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科索沃战争,小到一些个案的维权活动,用血腥、暴力、恐怖和谎言推行“乌托邦”的“正义”,这皆是饮鸩止渴、以毒攻毒的极端做法,必将与正义的目标南辕北辙。孔子曰:君子义以为上,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这句话就是说:一个人如果怀着“私欲”的“恶念”去煽动勇气从事所谓的“善事”行动,即使他再勇敢,也必将危害社会和他人,把好事变成坏事,彰显人性之中的贪婪自私,偏执己见,逞强好胜,恃强凌弱,甚至自己就会堕落为匪盗之徒,轮回到畜牲道,并裹挟众生走向地狱之门,故其心可诛。世上只有懂得微言大义之仁道精神的君子才真正具备大智大勇、允执厥中的品格;敢于行侠仗义,伸张公道;铁肩担道义,善为天下先;放弃小我之私,成就大道之公。故孔子曰:君子怀德,小人怀土;君子怀刑,小人怀惠。谦谦君子审时度势的有所为、有所不为,而绝非愚昧小人颐指气使的胡作非为和鲁莽乱为。显然,深谙《仁学》之道的谭嗣同就属于这种品格高贵、公而忘私的正人君子。他宁愿用自己的一腔热血去给维新变法的失败祭旗,却没有煽动恐怖、暴力、仇恨与骚乱之祸心去造孽涂炭生灵,显现出何等光明磊落的人性光芒,这是化身善缘的正义之光,而绝非披着“正义”外衣包藏祸心的恶之流毒。故谭嗣同乃真君子是也。

 

崇尚君子养浩然之气的孟子说:杀身成仁,舍生取义。在敢于担当的谭嗣同的大仁大义面前,患得患失的袁世凯显得多么的渺小与畏缩。谭嗣同可以为仁义而舍弃生命,而袁世凯则属于地地道道的功利主义者,他的心目之中缺少仁,只有利;缺少义,只有功。在历史变革的大潮面前,他看中的是个人成败的荣辱得失,而不是历史责任的使命担当,为了保存实力,他无所不用其极,厚颜无耻、卑躬屈膝、阴险告密、委曲求全也在所不惜。这样的人是一个城府甚深的投机政客,而不是一个言行一致的坦荡君子。换言之,谭嗣同道义至上,真理至上,而袁世凯则是功利至上,成败至上。谭嗣同失败了,虽败犹荣,成为后人顶礼膜拜的盖世英雄;袁世凯成功了,却只是令后人鄙夷的一世枭雄,因为,他为了攫取功利出卖了自己的灵魂与良知。这就是孔子所说的“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的人格差距的真实写照。谭嗣同生前曾说:仁者寂然不动,感而遂通天下之故,不生不灭,仁之体。谭嗣同不仅是这样认为的,也是这样做的,他终结生命的方式贯彻了他自己独创的仁学观,可谓知行合一的君子。他的生命虽然短暂,如同撰写《滕王阁序》的王勃一样英年早逝,但是,他就像是一颗划破漫漫长夜的超新星一样点燃着炽热的能量,释放出灿烂的光芒,照亮了阴霾的天空,向人类启示着真理与光明。这样壮烈的生命如同慧灯之光,一闪而过,却永驻人间。同时,他是一名独创仁学的思想者,也是一名思考深邃的哲学家,他把中华文明之古典精粹发扬光大,把孔孟之道、老庄哲学和释迦牟尼、基督耶稣以及西方科学的思想光芒聚焦到了一起而打磨锻造出他自己的精神利器:一部永世不朽的《仁学》,向人间迸发出耀眼夺目的万丈光芒。有了生前这样奇诡瑰丽的学术积淀,谭嗣同义无反顾的悲壮赴死不仅饯行了孔子所倡导的“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的士大夫品格,也正应验了司马迁《报任安书》中的至理名言:人之生死重于泰山。

 

从谭嗣同生前笃信的佛学角度来论述,更能辨析出他的死的伟大之处。悲天悯人、普度众生的佛曰:我不如地狱,谁入地狱?皈依佛法的谭嗣同在生与死的考验面前,做到了常人难以做到的置生死于度外的忘我境界。清廷在甲午战争惨败之后,尤其是丧权辱国的中日《马关条约》签署之后,为了救亡图存、富国强兵,谭嗣同应招北上京师,面呈光绪皇帝,力主维新变法。在戊戌变法行将失败之际,面对黑恶守旧势力的反攻倒算,谭嗣同没有选择逃之夭夭、亡命天涯,而是选择了大义凛然的坐以待毙,以牺牲生命的殉道布施来普度众生,唤醒沉睡民众的思想觉悟。正可谓:不为一人求解脱,但为众生觅菩提。这种追求至仁至善的赤诚之心和君子之德,筑就了中国历史上最纯粹意义的殉道者,已然成为一种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之象征,彪炳史册,光照千秋。事实上,谭嗣同曾经在金陵刻经处追随近代著名佛教大德杨仁山居士潜心学佛久已,其心智早已觉悟,故复生曾曰:以吾之遭,置之婆娑世界中,犹海之一涓滴耳,其苦何可胜道?窃揣历劫之下,度尽诸苦厄。这样的认知觉悟和佛学境界,使得谭嗣同早已看破生死,出离轮回。参禅悟道之人谓之:生命本无常,何惧一死乎?所以,谭嗣同“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的慷慨赴死也感动了同为佛道中人的梁启超和章太炎,二人对其基于佛法信仰“施无畏”的烈士精神评价甚高,毕竟佛心慈悲。

 

从一个人成就一番伟大事业的“道、术、势”的三个层面上来进行分析,笔者窃以为:变法的道、术、势,道是指仁道主义哲学体系,术是指为官之道和御民之术,而势是指孟子所说:天时、地利与人和。毋庸置疑,谭嗣同在道的层面达到了人生的最高境界,他博览群书,精通释、道、儒、墨、耶之学,并将这五大理论体系融会贯通,独创“仁学”,也谓仁道治学,并在社会实践中贯彻其仁学思想,弘毅进取,冲决罗网,扫荡桎梏,呼唤自由与平等,仿效康有为之改制考,重塑孔孟之道,实施仁道主义之维新变法。但是,在术和势的层面上,雄心万丈的谭嗣同却还未来得及施展理想与抱负就殒命刑场,这是他的人生悲剧,为了追求至仁至善的仁学真理,为了报答光绪皇帝的知遇之恩,为了感化麻木不仁的芸芸众生,毅然选择了以舍身殉道的悲剧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成为了悲壮的殉道者,中国历史因此也损失了一位浪漫情怀的哲学家与锐意进取的政治家。纵览谭嗣同历劫三十三年的短暂一生,正如梁启超日后所言:复生就像一颗彗星炽烈迅猛地滑过漫漫夜空,爆发出了热烈的光芒,稍纵即逝,却给后世留下了无限的遗憾与心痛。悲夫,天妒英才,国丧良相,吾国为了变法维新竟夭折了一个完全可以和梁启超、章太炎、陈寅恪、王国维、钱穆、熊十力、胡适之比肩的大学者,学界损失巨甚矣。

 

百年之后,在历史潮汐的回声之中重新审视谭嗣同,这位湖湘学派的佼佼者,《仁学》之道的倡导者,菩萨心肠,霹雳手段,行侠仗义,除暴安良,义薄云天,彰显仁道,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这些行为准则亦正是谭嗣同所恪守遵循的为人处世之道,他努力做到了,最终以生命作为代价,为此献身,铸就了末法时期大侠士的悲壮与苍凉。谭嗣同生前是寂寞的,也是缺乏心有灵犀的知音,似乎唯有杨仁山、梁启超和大刀王五才是他分别在佛学世界、精神世界和江湖世界里的三个真正义结金兰的知音挚友。但是,他敢于立于变革潮头,豪情万丈,气冲霄汉,叱咤风云,笑傲江湖,与光绪皇帝、康有为、梁启超、杨仁山、翁同和、大刀王五等帝王、儒者、居士、义士、豪杰肝胆相照、荣辱与共,并且做到了士为知己者死的崇高境界,尽显大侠之公而忘私的君子风范,这俨然与他所崇尚的仁学思想是截然不可分的。作为笃信佛法的饱学之士,谭嗣同原本受吴雁舟、杨仁山之影响熏陶,对于佛家《华严宗》和《唯识宗》的认识造诣颇深。但是,他却能够包容并蓄,触类旁通,尤其喜读明末思想三杰黄宗羲、顾炎武、王夫之的著作,其中又受王船山经世致用的思想之影响甚深,故复生竭力把儒家传统士大夫的仁义精神在维新变法的活动中发挥到了极致,正如他临终前的政治遗言所书:各国变法,无不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在国家利益面前,谭嗣同没有任何私利的精心谋划和巧妙布局,更没有苟且偷安,这种轻生死、重大义的大无畏精神真可谓义薄云天的仁道主义之典范,古往今来,人类历史,屈指可数,复生真乃大丈夫也。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历史上这沉重的令国人窒息的一页飘零早已经跃然翻过。如今,中国的综合国力蒸蒸日上,在经济实力上超英赶美日渐成为可能。这让我们每一个中国人似乎都平添了一种“生逢盛世”的感觉,这显然与谭嗣同所处的晚清末年风雨飘摇的衰败国运截然不同。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康梁与谭嗣同是在国事颓败的情况之下发动公车上书的危机变法,目的是变法图强,救亡图存,可谓时势英雄。而我们则是在“盛世和谐”的情况之下倡导变法,是为了把中国引向更加繁荣发达的文明程度,这时候我们变法者的心态就更应该趋于理性稳健,而不是弘毅血性。我们要深刻洞悉中国的当代时局,总体而言还是好的,也是比较健康的,综合国力更是谭嗣同所处的晚清时代所根本所无法比拟的强盛。这时候,我们这些倡导渐进式变法的维新者,一定要有全局意识,要培养自己具备包容并蓄的大国国民风范,要培养自己具备从容淡定的健康心态,要培养自己具备博大宽广的仁道主义情怀,而不仅只是一种见到信访者就掉着眼泪愤怒地全盘否定祖国一切的妇人之仁和匹夫之勇,这只属于同情弱者的狭隘人道主义,只属于东郭先生的恻隐之心,只于被救助的孤立弱者有益,却于制度创新无补;我们更需要的是一种弘扬正义的大道之仁,属于超越具体利益诉求的大爱无疆的仁道主义之博爱,确于制度改良有益。相比较而言,前者狭隘的人道主义只能救助少量的贫弱之士,充当具体利益诉求纠纷之中的相对弱势一方的代言人,摇旗呐喊,打击强者的跋扈气焰,精神固然可贵,但是只能算是头疼医头,脚痛医脚的蹩脚医生,最多也只算是治标不治本的开明政客而已。而后者广义的仁道主义,以孔孟当仁不让、舍我其谁的正义心,秉承佛祖普度众生的慈悲心,运用善知识去建立善制度和善文化,从而教化人心弃恶从善,这自然能够造福人类社会的芸芸众生。这就是谭嗣同所要弘扬的变法大道,也是真正的大仁大义和大智大勇,而绝非仅仅针对少数弱者所施舍的小恩小惠和心理安慰,仅仅立足于赢得一个道德至上的好名声,而且往往还是希望在政治上获得潜在的回报率,这也是政治功利主义的考量与预算。须知沽名钓誉的做秀能够蒙蔽一时,不能蒙蔽一世。台湾的民进党陈水扁之流在野时就曾经深谙此道,并将之运用得炉火纯,令国民党政权防不胜防。但是,陈水扁一伺大权在握之际,他贪婪功利的本性就立刻暴露无遗。这也就是笔者甚为折服于谭嗣同的原因之一,纲举目张,主抓制度变革,用望远镜去眺望未来的发展战略方向,立志建立基于仁道的善制度、善秩序和善信仰,而不是用显微镜去无限放大原本孤立的社会偶发个案,并将之无限上纲上线地予以夸大其辞和妖魔化社会矛盾中的一方当事人,借以邀买人心,甚至刻意无限歪曲丑化自己的祖国。这样做,也许是出于人道主义的善心,为了赢得公众感情的道德优越感而已。但是,不仅于腐朽制度无补,而且会让世道人心为了争权逐利而变得更为贪婪险恶,人与人之间为了攫取各自利益的最大化而相互倾轧,甚至不择手段,铤而走险。从长远眼光来看,不仅败坏民风淳厚的社会风气,使得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而且会给未来社会的民主政治的治理结构的稳定性带来潜在的安全隐患,最终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殊不知,你在台下时,不择手段地鼓噪别人为了利益纠葛折腾闹事,等你在台上之时,别人也会鼓噪民众为了利益诉求无理搅闹你的政局,甚至会鼓噪一些贪得无厌的“刁民奸商”胡搅蛮缠,让你成为一个弱不禁风的短命内阁,走马灯似的走人换将,正所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信大家就翻翻历史教科书,靠饥民造反起家的闯王李自成最终还是丧命于农民程九百的锄头之下,这就是为了自身利益而犯上作乱的造反者的善恶报应与因果轮回的必然结局。所以,面对未来的变革,吾辈应该学会尊重政府的权威,并善意地敦促政府尊重人民的福祉,官吏懂得仁,百姓懂得礼,知识分子恪守中庸之仁道,教化社会众生与人为善,彰显人性之善的美德,切勿在群众中鼓噪阶级斗争学说和仇恨政府的“以恶治恶”理论,切勿借助张扬人性之恶,凝聚非理性的力量来达到不良的企图。吾辈应当理性倡导儒学复兴:官仁民善,多元共荣,忠孝仁悌,长幼有序,朝野和解,贫富共和,借以发扬光大仁道主义,社会自然和谐安定。而不是情绪偏激的剑走偏锋,抱着狭隘私心去无限迎合蛊惑汹汹民粹思潮之泛滥,甚至鼓噪煽动颠覆国家社稷之柱石,企图建立起更恶的专政机器,重蹈覆辙地上演恶性循环的历史兴亡之悲剧,成为祸国殃民的千古罪人。

 

追昔抚今,吾辈一定要站在历史的制高点上,超越具体个案的利益算计的狭隘与偏执的私欲之爱,立足于弘扬光大古今圣贤的博大精深的仁道大爱,唯有如此,未来的变革才能够走出历史治乱交替的恶性循环的认识误区,还天下以正道,还社稷以安宁,还百姓以幸福,真正达到“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借用李贺与毛润之的浪漫诗句)的天人感应的仁道主义境界,也才能真正让天下长治久安。否则,若只单靠利益许诺的改革之策哪怕因为急功近利而取得一时的侥幸成功,最终也注定要回归到事物的本来面目,以失败而告罄。这方面的失败的案例很多,古今中外不胜枚举,从王安石变法到共产风驱使之下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最终都以失败而告终。古之圣贤“存天理、灭人欲”的古训的真实意向所指就是这一现象与矛盾:人欲贪得无厌,欲壑难填,永远都不会有满足的止境,绝不能把满足百姓的物质欲望当成推进改革的唯一原动力,否则调动起众生对于物质的盲目崇拜与攀比心理,一定会失去理性的节制,而又无法实现“乌托邦”式的伟大目标,必将走进历史的死胡同,陷入“经济拜物教”的沼泽泥潭之中而无法自拔,并给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这方面当年大跃进时期人民公社的土改政策的失败就是前车之鉴,导致三年大饥荒饿殍遍野,哀鸿遍野的人道主义悲剧的大爆发,别说“超英赶美”的神话破产了,连身强力壮的大活人都被活活地饿死了。

 

总之,末世变法难,盛世维新更难。我们当今所处的正是这样一个历史上并不多见的和平年代,如何以渐进式的温和方法来逐渐推进维新变法?如何使得国家变得更加文明强盛与和谐繁荣?成为了吾辈知识分子的神圣使命!面对这样一种波诡云谲的复杂局面,我们要站在历史的高度上审时度势,以理性的态度去研究世道人心和当代国情,磨砺隐忍,操练心志,恪守仁道,秉持客观,而不仅仅是奉行狭隘的人道之心去以偏概全、否定一切。吾辈应该运用智慧与慈悲,真正感化教育民众放弃小我之短视的利益诉求,以一颗大仁大爱之公心,去构建亘古未有的伟大制度创新与理性改良方案,结合大乘佛教的普度众生之精神,弘扬中华儒学经世济民的仁义正道,成为当代倡导《仁学》之道的谭嗣同,无私方能无畏,连自己的生命都可以布施给社会,何况眼前区区的蝇头小利?唯有秉持如此的胸襟与气魄,方可以成就未来社会的维新变法之恢宏事业,成就中华民族的繁荣昌盛。《周易》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唯有如此自强不息与厚德载物,才能利国利民,造福桑梓,而非重新上演将权柄窃为己有的袁世凯之流为私欲膨胀而变法乃至复辟帝制的所作所为,真正做到孙中山先生倡导的“天下为公”之博爱,而非口惠而实不至的政治谎言,则百姓小康,社会安定,人类和谐,乃至尧舜之治,天下大同,均指日可待。

 

综上,吾辈应该传承谭嗣同的精神:畅演宗风,铺陈大义。立足于佛学智慧之高端,探究孔孟儒家之发源,发扬光大儒学正宗之仁义,借鉴佛教的智慧与觉悟、道家的清静与逍遥、墨家的任侠与格致、耶稣的博爱与宽容、乃至西方哲学的民主与自由之思想精华,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冲决罗网,扫荡桎梏,超越芸芸众生之具体利益诉求的纠葛所导致的恶性循环的无穷尽的六道轮回,升华到人类精神世界的大道,谓之仁道之通途,真正做到大道之行,天下为公。唯有如此,吾辈才不会在未来的变革演绎中继续上演历朝历代政治改良变革的历史悲剧,前车之鉴,我们焉能重蹈覆辙?有鉴于此,今人必须改弦易辙,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GDP的增长率不总是万能的灵丹妙药,不能再以单纯地满足个人私欲的物质需求来作为改革的动力源,那样最终会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我们应当以天下为己任,以弘扬传播仁道之学为使命,把古之圣贤的仁道精神转换成为今后变革的精神动力和思想源泉,让社会上的绝大多数群众在内心深处培植圣人之操守,克己复礼,以仁为本,一日三省吾身,人人皆堪称尧舜。佛曰:人人皆有佛性,众生皆可成佛。此话不虚,即使是杀人放火的强盗还可以遵循佛法: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况乎良知未泯的普通老百姓呢?唯有提升人的思想境界,未来的变革才能够真正获得良性的动力支撑支援,也才能够循序渐进,而非昙花一现。而以无限满足个人的私欲膨胀为前提目标的改革之策必将引导人们走向认识的误区,走向事务的对立面,正可谓是非成败转头空。为了汲取历史上变法失败的惨痛经验教训,避免重蹈覆辙,我们必须认识到:变法图强,贵在人心之变,让我们共同努力超越唯物主义之物质利益至上的幸福观主导之下的恶性轮回,重新回归仁道主义的致良知。正人先正己,恪守君子之风范,摒弃小人之作风,淡泊名利,减少贪欲,克己复礼,以仁为本。告诫世人警惕唯利是图的功利主义的肆意泛滥和唯物主义的无限膨胀,大声呼唤:唯有仁道主义才能拯救中国人的迷茫的灵魂,唯有仁道主义才能利中国,惟有仁道主义才能救中国。呜呼,三界唯心、万法唯识,天下皆善其心力者,通天地万物人我为一身,以包容大爱之善心,达到天人合一、仁者无敌的精神境界。让吾辈当代知识分子秉持这种崇高的仁道精神,理性地投身于未来渐进式的温和变法维新之活动,开震古烁今之仁政焉,则功德无量哉。

 

张星水  20101210 初稿书于紫竹院

 

联系电话:88554800(办),13901302739

 

注:因笔者智悲未圆,语多有漏,本文观点谬误之处自当客观存在,敬请读者批判斧正,吾当恪守君子虚心之诚意,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另外,本文史料部分参考文献系高等教育出版社《仁学导读》,作者:姚彬彬,哲学硕士,贵州大学出版社编辑。

 

 
相关链接
蒋庆:复兴儒学的两大传统“政治儒学”与“心性儒学”的重建 [2014/10/16]
观抗战历史——忆抗战名将王缵绪将军 [2014/8/7]
子兴——船山,邺侯与南岳 [2014/8/7]
周瑞金:一代宗师的教化——感念南怀瑾先生 [2014/8/7]
汉心:“利权主义与自由化”另类批评 [2014/8/7]
周志兴:让我们拥抱2012年 [2014/8/7]
张星水:法律行者——刘仁文 [2014/8/7]
浅议欧阳君山的“注目礼”理论 [2014/8/7]
张星水:听盛洪教授讲课有感 [2014/8/7]
傅荆原:儒家人文思想精髓概述 [2014/8/7]
翟玉忠:中国行天道vs.西方行人道 [2014/8/7]
杜兆勇-论习近平创新中国传统政治 [2014/8/7]

© 2001~2014 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京ICP备1301146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