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北京京鼎律师事务所官网
  欢迎您访问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为政府机关、民营企业、非公经济、农民兄弟和弱势群体提供法律帮助是我们的宗旨和目标 反思动荡历史,珍惜和平生活,构建和谐社会,推进文明法治 我们倡导网络文明用语,拒绝语言暴力和“文革”遗风,以形成网络君子之文风,并树立健康、负责和理性的大国国民风范 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 体恤民生疾苦、关注社会公平、同情弱势群体、捍卫司法正义。 我们倡导爱国、奉献、忠诚、自律、正直、善良、宽容、博爱的国民精神。
欢迎您访问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智库 >张星水:法律行者——刘仁文
浏览字体: 打印页面 关闭
张星水:法律行者——刘仁文
发布日期:2014-8-7  浏览次数:1950

法律行者——刘仁文

作者:张星水

 

刘仁文教授是我的朋友,属于那种相交甚好,虽不频繁见面却惺惺相惜的朋友,也可以说是法律界的同道中人。法学界的人都知道:刘仁文教授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刑法研究室主任、博士生导师。而在我看来,除了官方头衔之外,仁文无疑是当代思想较为活跃、具有相当理论深度、而且具有社会实践能力的刑法学家。据我观察,法律学者可以主要分为两类:专家型学者和实践型学者,然而能二者兼顾,做到“知行合一”的人却比较少,而仁文便是其中一位佼佼者,他既具备学者渊博的理论知识,又从事过兼职律师工作,开展了大量的科研工作和调研活动,业余时间还笔耕不辍,出版了很多学术书籍,可谓著作等身。近些年来,仁文教授先后亲自赠给我他的六本著作,分别是《刑事政策初步》、《刑事一体化下的经济分析》、《刑法的结构与视野》、《想到就说》、《法律行者》、《具体权利》,前三者是他的学术专著,后三者则收录了他过去十余年中在从事学术研究之余所撰写的法学时评、随笔、散文和部分记者访谈等文章。我拜读之后颇受启发,受益良多,仁文教授的学术思想和文字功底均属上乘一流,可谓精品之作。

 

刘仁文籍贯隶属湖南隆回,和清代著名启蒙思想家魏源是同乡。在一次闲聊中,他还告诉我,魏源是他母亲一个家族的,母亲叫魏源默深公(魏源字默深)。魏源作为近代中国具有国际视野的“睁眼看世界”的思想先驱之一,其广袤的知识和先进的理念在当时愚昧落后的清政府士人群体之中属于凤毛麟角,特别是他那本洋洋洒洒、蔚为大观的《海国图志》和“师夷之长技以制夷”的反对“闭关锁国”的政治主张对于晚清的洋务运动和维新变法无疑具有振聋发聩的先见之明。而百余年之后的仁文教授在中国的法学界,也是颇有建树的隆回人。他立足中西法学,融会贯通,博采众长,自成一体,发表了大量的集中于却又不限于刑事法律方面的文章和论文,尤其对于中国的刑事政策的演绎和死刑问题的研究非常透彻。最难能可贵的是,仁文并没有把自己只定位在一个工匠型的学者上,他以心忧天下的家国情怀充当着公共知识分子的社会角色,著书立说,针砭时评,对当前法制建设中出现的各类问题不断发表自己的独到见解,这一点也是我颇为欣赏与称赞的。毕竟,知识分子要有社会担当,铁肩道义,妙笔文章,故引为同道中人。

 

仁文人如其名,仁者是有智慧、厚德行、重情义的人。仁者爱人,仁文首孝悌、亲师友,并具足悲天悯人的大爱之心,所以他一直主张渐进式地废除死刑,他曾先后于1999年建国50周年、2008年改革开放30周年、2009年建国60周年三次提出国家应实行特赦的建议(这亦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他还主张尽快废除劳动教养制度,提出由最高人民法院行使死刑复核权的动议(这点已在2007年成为现实)。此外,他还多次呼吁关注受害人的法律救济和权益保障,倡导全面建立刑事被害人的救助和抚慰制度;他也极力主张尽快在我国建立公职人员的财产申报制度。他还认为,中国的法律不要回避中国的问题,比如在刑法中不要因为害怕别人指责党政不分就回避共产党,而应明确中国共产党的干部属于国家工作人员、应当毫无争议地成为贪污罪、受贿罪的主体;又比如,对于“双规”,既然作为客观存在,与其游离于法律之外,还不如光明正大地将其加以改造并纳入到相关的反腐法律和刑事诉讼的强制措施之中。他尝试将劳动教养和治安处罚纳入刑法的视野,并针对保安处分之体系化与刑法化做了构想,这也给我很大的启发。

 

除了进行理论性的法学研究,仁文教授在报刊杂志上开辟专栏撰写法治时评,《法制日报》的“法律行者”、《检察日报》的“法治纵横谈”,《新京报》的“具体权利”,《法制早报》的“仁文说法”等面向大众,进行普法宣传教育,确实收到了很好的社会效果。他参与了很多公益性质的学术活动,包括曾经在2007年给京鼎律师事务所举办过“关于死刑问题研究及辩护”的学术讲座,还参加过京鼎所举办的被害人权益救济个案学术研讨。一言以蔽之,仁文教授自出道以来秉持一颗公义之心,遵循宽严相济、刑罚谦抑的刑法理念,用渊博的知识和睿智的思想回报社会,服务民众,成为专家普法的杰出楷模之一。仁文教授这些富于爱心的公益活动令人肃然起敬。

 

仁文是一位具有良知精神的法学家,有对社会的良知,有对人性的思考,从他文风隽秀的散文中可以略见一斑。我读到他的《“中研院”参访记》、《我的台湾学生》、《将军·文学·美人汤》、《海参葳纪行》和系列散文《德意志见闻》(尤以其中的《难忘弗莱堡》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等文章之后产生了这样的感觉,从容淡泊之中流露出一丝挥洒飘逸的悠悠乡愁和浓郁芬芳的异乡情调,说明仁文是一个注重人文关怀的饱学之士。我尤其欣赏仁文的一点是他不是简单的进行刑法理论研究,而是从人性的角度出发,从法律背后进行深刻剖析,特别是对人性的深邃思考。刑法往往是简单的事后追究责任,但犯罪的成因十分复杂,一个人是如何走上犯罪道路的,社会怎样最大限度的去预防犯罪,在犯罪的个人原因(又包括心理和生理原因)、社会原因和环境原因之间,到底是如何相互作用的,这必须要挖掘更深层次的人性和更深层次的社会、环境原因。深入下去,就会换一个视角去看待犯罪,用仁爱之心去关怀犯人的内心世界,这是深层次的理论构建,涉及对“犯罪是自由意志选择的结果”这一刑法根基性问题的质疑和反思。如果这一根基性问题被颠覆,那么许多重大的刑法基础理论都需要重建。这些年来,仁文教授怀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深深的人文精神,踏踏实实地调研,不断地思考,作为旁观者,我从中看到了他身上反射出人性之善的正义光芒。这是他的精神之贵和品格之优,法学界需要这样心存仁善、悲悯苦难的谦谦君子。

 

仁文曾说过“良知比钱和权更重要”,我深表赞同,一个人有钱但没有良知,我们说他是为富不仁的人,一个人有权势但没有良知,我们说他是麻木不仁的人。这两种人的做法我们都应该摈弃。我认为,每个人无论他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如何不同,都起码要做到恪守公序良俗的公民操守。不管时代如何变迁,儒家所倡导的“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的传统美德应该得到弘扬光大,孔子所推崇的“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君子操守和孟子所标榜的“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人生理念也依旧是我们今人安身立命的处世宗旨。今人应该在顺境中恪守自律、有志于道,在逆境中磨砺操守、志存高远,正如明朝大儒王阳明,尝试着用“致良知”的高尚精神,砥砺鞭策自我的行动,身体力行,努力饯行“知行合一”的思想境界,亦正可应对心学之说的精髓要义:“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或者比之为佛教的“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和儒家士大夫“积善成德、圣心备焉”的人生修为之道德戒律,这无疑也正符合我们当代知识分子在转型社会中安身立命、精忠报国的处世原则和伦理价值,吾辈理当竭诚实践此等教义之精神。笔者认为:法律不仅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社会职业,而且是惩恶扬善、维系公平的大道之学。这便有了正义的善与恶之分,我们应当恪守良知,甄别真理,本着一颗仁爱与善良之心,恪守正义之善,摈弃正义之恶。因而不仅要学习相关法律知识,还要善于运用法律去甄别社会中的善恶,具备一个法律人的理性思考。有鉴于此,法律人应该具备优秀的职业操守,秉持悲天悯人的良善之心,保持客观理性的公道之心,方能在司法实践中扶危济困、惩恶扬善、除暴安良、匡扶正义,从而彰显司法的神圣和庄严。在这方面,我与仁文教授有很多共同的特点,可谓心有灵犀,志同道合,誓愿恪守正知、正见、正觉的君子之道,从而逐渐到达立德、立功、立言的士人境界。

 

佛教讲究缘分,谓之:因缘和合,我和仁文教授之间的确非常的有缘,经常在各种学术会议上不期而遇,甚至在德国大使馆举办的国庆招待会中也曾邂逅相遇。记得2007年夏季,仁文教授在德国弗莱堡的马普研究所做学术研究,我正好在瑞士的日内瓦做学术交流,当时仁文给我打电话,想约一下在德国或瑞士见个面,因为我们当时离得很近,可是后来因为行程的临时变化,我与仁文教授失之交臂。回国后我与仁文教授一直保持着电话联系,并且在诸多场合多次碰面,寒暄交流,倍感亲切。仁文教授这些年,为了学术真的是做到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他先后在美国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哥伦比亚大学作访问学者,又在英国牛津大学犯罪学研究中心和德国马普研究所担任客座研究员,还在英国诺丁汉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俄罗斯远东国立大学、台湾大学、香港城市大学等多所高校做过学术访问和参加学术会议,并在国际刑事法院担任过法律研究员,足迹遍及欧美,眼界开阔。我也曾多次受邀在欧美等国家学习访问,切身感受到西方世界的法律涵养、人文传统和法治理念的文明洗礼,平心而论,西方确有许多先进的东西,值得我们虚心借鉴。但更可贵的是,怀揣赤子之心的仁文教授又多次嘱咐我一定要立足中国这片土地,在深深的热爱我们自己这片土地的同时,切切实实地作出自己的贡献。这一点,我深受他的影响,并时时充满感激之情。

 

在我的印象中,仁文教授虽然有兼职律师执业证,但近年已经很少从事实务了,我的理解是他的研究工作太忙了,他也太热爱自己的研究工作了。但在李庄案中,他却顶着压力,毅然出马,应邀担任其二审辩护律师。此前他曾经在接受《新京报》的深度访谈时,用一个整版的篇幅谈了他对刑法第306条“律师伪证罪”的批评态度以及对李庄案的种种疑惑。作为朋友,我深知,他是为自己的学术理想和心中那份正义而出任李庄案的律师的。

 

总之,刘仁文教授是一位学识渊博、为人谦逊、禀性善良、温文尔雅的法律学者,他的急公好义和真知灼见无疑为当代中国法学的发展和完善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近二十年来,他为了追寻刑法的真谛殚精竭虑、宵衣旰食。正是这种聚沙成塔、集腋成裘的治学精神,成就了他的现在,也预示着他更加灿烂的明天。我相信,仁文教授这样的新锐法学家群体的涌现,是会大有助于中国的民主与法治建设的,有助于我中华民族卓然挺立于世界文明之林的。

 

张星水  20111128 书于 京西紫竹院

 (作者系京鼎律师事务所主任)

 

 

 
相关链接
蒋庆:复兴儒学的两大传统“政治儒学”与“心性儒学”的重建 [2014/10/16]
观抗战历史——忆抗战名将王缵绪将军 [2014/8/7]
子兴——船山,邺侯与南岳 [2014/8/7]
周瑞金:一代宗师的教化——感念南怀瑾先生 [2014/8/7]
汉心:“利权主义与自由化”另类批评 [2014/8/7]
周志兴:让我们拥抱2012年 [2014/8/7]
张星水:法律行者——刘仁文 [2014/8/7]
浅议欧阳君山的“注目礼”理论 [2014/8/7]
张星水:听盛洪教授讲课有感 [2014/8/7]
傅荆原:儒家人文思想精髓概述 [2014/8/7]
翟玉忠:中国行天道vs.西方行人道 [2014/8/7]
杜兆勇-论习近平创新中国传统政治 [2014/8/7]

© 2001~2014 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京ICP备1301146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