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北京京鼎律师事务所官网
  欢迎您访问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为政府机关、民营企业、非公经济、农民兄弟和弱势群体提供法律帮助是我们的宗旨和目标 反思动荡历史,珍惜和平生活,构建和谐社会,推进文明法治 我们倡导网络文明用语,拒绝语言暴力和“文革”遗风,以形成网络君子之文风,并树立健康、负责和理性的大国国民风范 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 体恤民生疾苦、关注社会公平、同情弱势群体、捍卫司法正义。 我们倡导爱国、奉献、忠诚、自律、正直、善良、宽容、博爱的国民精神。
欢迎您访问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智库 >子兴——船山,邺侯与南岳
浏览字体: 打印页面 关闭
子兴——船山,邺侯与南岳
发布日期:2014-8-7  浏览次数:3031

船山,邺侯与南岳

 

作者:子兴

 

船山,明之大儒,邺侯,唐之宰相,两先生早岁同喜诗文,后又皆深研道释,终共宗主儒。同隐南岳,一为避难,一为悟道。欲行而后不得不隐,船山也,欲隐而后不可不行,邺侯也。船山著述明道,邺侯治政行道,一贡献在道统,一贡献在治统同跻华夏历史最上一流人物,允哉,不朽矣!

 

邺侯年轻时作《长歌行》:“天覆吾,地载吾,天地生吾有意无?不然绝粒升天衢,不然鸣珂游帝都,焉能不贵复不去,空作昂藏一丈夫,一丈夫兮一丈夫,平生志气是良图。请君看取百年事,业就扁舟泛五湖。”人生究何意?丈夫究何志?青年邺侯对人生终极意义进行了深刻的思考,不功名富贵,便逍遥世外是其暂时的答案。

 

中年的邺侯已经在南岳烟霞峰下端居室中隐居十余年,其间博览群书,修身悟道,参透儒道释而以济世安民,治国兴邦为己任,早已不是《长歌行》中的境界了。

 

《新唐书》备述邺侯治政的功业,抄录一二以明之。

 

始,朱泚乱,帝约吐蕃赴援,赂以安西,北庭,既而浑瑊与贼战咸阳,泚大败,吐蕃以师追北不甚力,因大掠武功而归.京师平,来请如约.帝業许,欲遂与之.泌曰:"安西,北庭,控制西域五十七国及十姓突厥,皆悍兵处,以分吐蕃势,使不得并兵东侵.今与其地,则关中危矣.且吐蕃向持两端不战,又掠我武功,乃贼也,奈何与之?”遂止.  :此可见邺侯政治家之识.

 

帝曰:“卿违朕意,不顾家族耶?”对曰:“臣衰老,位宰相,以谏而诛,分也。” 按:此见邺侯之德。

 

泌出入中禁,事四君,数为权倖所疾,常以智免,两京复,泌谋居多,其功乃大于鲁连,范蠡。 按:此见邺侯之功。

 

船山论史博大精深,其论述邺侯处颇多。

 

《龙源夜话》陈言疏:“是以李泌以可进可退之身,从容以处馋忌之百至,而唐以再造。”按:此为船山最早论及邺侯文,船山时年29岁。

 

《薑斋文集》卷一,论三首,第三论“君相可以造命论”,对邺侯这个命题进行了深入的论述,而船山认为邺侯此说是与天争权而大异乎古人之言俟命,最终否定了邺侯此说,故曰:“要非知命之言。”(此文当作于船山中年),晚年的船山大变其说,见《读通鉴论》卷二十四,“故邺侯之言非大也,非与天争权”。足见船山对邺侯这一命题的重视并进行了长期不断的思考,而最终基本同意了邺侯的看法。

 

有趣的是船山在六十多岁时仿邺侯《长歌行》亦作歌行一首(见《薑斋七十自定稿》),对邺侯志向的转变大加肯定,并对其人生志向的变化轨迹做了一番精彩的描绘。《仿李邺侯天覆吾歌广其意示于礼》:“天覆吾,地载吾,元气纷纷屑万族,灵蓍茂草争昭苏。栖鸟在林鱼在水,而复生我何为乎。绝粒升天等龟鹤,灵椿五百还凋落,鸣珂帝都亦莺燕,金衣玄珮喧清甸。邺侯以此为丈夫,漠漠天心谁许见。丈夫昂藏自有真,父兮生我天之仁。一针义利分子午,万国胞与谁主宾。蜗涎篆壁勿轻惹,螳臂当车莫浪嗔。丈夫爱嗔复爱喜,落花笑看随流水。孤月离云雪练飞,渺渺寒辉千万里。静如池影涵青天,动则春风迸花蕊。君不见邺侯晚节知前非,岳顶读书云满衣。晶冰彻底纤尘净,玉魄当头素影肥。青莲七二堆螺髻,万轴当年金简字。千年欲识丈夫心,独上危峰揽苍翠。”

 

《船山鼓棹初集》有《瑞鹤仙》,诗中有:“:邺侯仙骨,凌虚上,御风冷也,梦鹤迥也。何知蚁梦醒也。笑向来蛮触,交争何事,冷看闲看定也。尽海波,千度桑田,吾心静也。可见船山对邺侯又是何其欣赏。

 

船山在其晚年著作《读通鉴论》中更是对邺侯的人品志节功业进行了高度的评价。卷二十四,“邺侯以收曲全慈孝,安定国家之至仁大孝于千载之下,知用君子之道者,君子也,邺侯之为君子儒,于斯见矣。” 按:赞邺侯为君子儒。“賓佐有请屏人白事者,邺侯拒之,夫是之谓大智”。按:赞邺侯为大智。“定危亡而调护元良,其识量弘远,达于世变,审于君心之偏蔽,有微言,有大义,有曲中之权。” 按:赞邺侯识量弘远。

 

船山论邺侯文,以上所举,虽有疏漏,然大体尽之。

 

南岳,瑰伟奇绝,秀冠天下,余于已丑年冬访方广,临狮子峰,谒邺侯书院,登祝融,遍寻两先生足迹。余读船山《莲峰志》知其有振起南宋二贤*斯文于南岳之志,千岁悠悠,愚不敢辞来者之责,遂成此文,以助兴南岳人文之盛,亦或有合先贤之志于万一,呜呼快哉!

 

: “君子可以造命,” 详说见《读通鉴论》卷二十四.

 

   南宋二贤为大儒朱子与张栻。




附注:子兴,原名张志伟,祖籍山东,北京市人,文化商人,儒家学者,民间思想家,现定居新西兰。

 

 
相关链接
蒋庆:复兴儒学的两大传统“政治儒学”与“心性儒学”的重建 [2014/10/16]
观抗战历史——忆抗战名将王缵绪将军 [2014/8/7]
子兴——船山,邺侯与南岳 [2014/8/7]
周瑞金:一代宗师的教化——感念南怀瑾先生 [2014/8/7]
汉心:“利权主义与自由化”另类批评 [2014/8/7]
周志兴:让我们拥抱2012年 [2014/8/7]
张星水:法律行者——刘仁文 [2014/8/7]
浅议欧阳君山的“注目礼”理论 [2014/8/7]
张星水:听盛洪教授讲课有感 [2014/8/7]
傅荆原:儒家人文思想精髓概述 [2014/8/7]
翟玉忠:中国行天道vs.西方行人道 [2014/8/7]
杜兆勇-论习近平创新中国传统政治 [2014/8/7]

© 2001~2014 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京ICP备1301146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