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北京京鼎律师事务所官网
  欢迎您访问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为政府机关、民营企业、非公经济、农民兄弟和弱势群体提供法律帮助是我们的宗旨和目标 反思动荡历史,珍惜和平生活,构建和谐社会,推进文明法治 我们倡导网络文明用语,拒绝语言暴力和“文革”遗风,以形成网络君子之文风,并树立健康、负责和理性的大国国民风范 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 体恤民生疾苦、关注社会公平、同情弱势群体、捍卫司法正义。 我们倡导爱国、奉献、忠诚、自律、正直、善良、宽容、博爱的国民精神。
欢迎您访问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史海沉钧 >法学家刘仁文致 “人民教育家”高铭暄:期待刑法成为法治文明典范
浏览字体: 打印页面 关闭
法学家刘仁文致 “人民教育家”高铭暄:期待刑法成为法治文明典范
发布日期:2019-10-10  浏览次数:310

法学家刘仁文致 “人民教育家”高铭暄 
期待刑法成为法治文明典范

(农健/图)

(本文首发于2019年10月10日《南方周末》国史新记·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系列报道之中国家书)

      刘仁文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刑法学重点学科负责人,高铭暄是新中国刑法学的主要奠基者和开拓者, 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被授予“人民教育家”国家荣誉称号。高铭暄多次提到,中国的刑事法治还在路上,刑事立法和刑事司法在推进良法善治、防范冤假错案、加强人权保障等方面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高老师好!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您被授予“人民教育家”国家荣誉称号,我和家人看到这一消息时,都十分高兴。正好《南方周末》约我写一封面向2049年的“中国家书”。你我都是刑法学这个大家庭中的一员,作为晚辈,就把这封信写给您吧。

根据“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在新中国成立一百年时要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现代化当然也包括教育现代化、法治现代化,您作为法学界的“人民教育家”,在教育和法治领域辛勤耕耘近70年,为我们积累了宝贵经验,提供了重要启示。

作为新中国第一位刑法学博导,您为国家培养出一大批法学和法律人才。重温您2018年出版的《我与刑法70年》,您提到您的老师李浩培先生曾经对您耳提面命:“你要给别人一桶水,你自己必须有十桶水。”为此,您每次上课前都要先做大量功课,做好周详的教学计划,“我必须尽平生所学,在倾囊传授知识的同时,还要培养他们的独立研究能力和钻研精神。”无论是您在法学领域首倡的文献综述法,还是您摸索创造出的“三三制课堂”,确实达到了您所说的“为后来者铺垫基石”的效果。您多次强调,师不必贤于弟子,弟子不必不如师,乐于看到自己的学生超过老师。对于您的爱才惜才,许多刑法学界的年轻人包括我本人都深有体会,您有不止一位博士生读了我的博士后,他们也常跟我提起您对他们的鼓励。

       主编新中国第一部刑法教科书,虽然只是您治学生涯中的许多个“首次”之一,但那次挑战却非同寻常。当时,您刚完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孕育和诞生》一书的写作,又来主编这本教材,体力透支,最终引发了腰疼病,稍一动弹,就疼得筋骨欲断,后来只好躺在躺椅上工作。

       在这本教科书中,您开创性地概括了刑法的基本原则,为后来罪刑法定等原则写入刑法做了理论上的准备。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您先后主编过本科、自学考试、电大、研究生等不同层次的多本教材,在《我与刑法70年》中您谈到,您上学时接触的都是苏联的理论和实际,“而国家与国家、民族与民族,有着太多的异同和隔阂”,所以您在主编这些教材时,都特别强调与中国的刑事立法和刑事司法相结合。

     “为国家哪何曾半日闲空。”您爱唱京剧,《洪羊洞》里的这句唱词,是您的最爱。您信奉的人生信条是“天才就是勤奋”。我多次听您说过,早些年每晚都要忙到凌晨一两点,现在年过九十,每晚也要工作到十一二点。


高铭暄生于1928年,新中国刑法学的主要奠基者和开拓者。(中国人民大学官网截图/图)

      您总是充满感恩之心。无论是您在国外荣获“贝卡里亚奖”、早稻田大学名誉博士学位,还是在国内被授予“人民教育家”“最美奋斗者”等荣誉称号,我很少看到您讲自己的付出,更从来没有听到过您对自己下放劳动、长期离开自己专业的那个时代的抱怨,而是发自肺腑地感恩您的家人、您的母校、您的同事,感恩现在这个伟大的时代。我尤其印象深刻的是,您多次感谢你的老搭档王作富教授,您说,你们一起共事六十四载,互相学习,彼此尊重,从未红过脸,这不仅让你们自己心情愉快,而且也使学生受益。

       作为制定新中国第一部刑法典的全程参与者,几十年来,您为国家的立法、司法呕心沥血。您同时也认为,专家学者报效祖国的最好方式就是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正因此,您在将反革命罪修改为危害国家安全罪、削减死刑、废止劳教等重大问题上,顶住压力,勇于建言。

       随着法学研究的繁荣,我们正迎来“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时代。我尤其感动的是,作为德高望重的前辈,您真心欢迎并乐见这一局面的到来。在最近的一个专访中,我看到您这样回答记者:“对于学术上的不同观点,甚至有些还是来自自己昔日的学生,我都尊重,有不同意见是好事,真理愈辩才愈明。”

       多年来,您视天下刑法为一家,对兄弟单位的工作总是热情支持,这应当也是您赢得大家广泛尊重的一个原因。这些年来,社科院法学所刑法学科每年组织一次“中国社会科学院创新工程暨刑法学重点学科论坛”,您只要在北京,每次都前来支持,除了提交论文,还按照会议要求的发言时间事先精心准备。

……

     “有法才能治国,无法就要误国,这是中国人民付出了无数血的代价之后才总结出来的一条经验教训。”当1979年新中国第一部刑法典历经坎坷最终得以通过时,您发出如是感慨。从1979年至今,我国的刑事法治与时俱进,和共和国的其他各项事业一样,取得了重大成就,这其中凝聚着以您为代表的老一辈法学家的心血。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人们对法治的需求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您多次跟我们讲,中国的刑事法治还在路上,我们的刑事立法和刑事司法在推进良法善治、防范冤假错案、加强人权保障等方面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中国刑法学者在国际上的声音还不够。每当出现冤假错案,您总是痛心疾首,特别是近年聂树斌案、呼格案等一批当年被司法错杀案件的平反,深深地震撼了您,人死不能复生,您痛苦地和我们一起反思今后如何从制度上不再让此类悲剧重演。

       您还跟我提起,全球化、风险社会、网络时代、人工智能给刑法带来了空前挑战,治理恐怖主义犯罪、环境污染犯罪、食品药品安全犯罪等新型犯罪需要刑法在其中找准自己的定位,既不能缺位,也不能越位,以便和国家的其他各项制度相辅相成,共同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我们要传承您的优秀品质和家国情怀,为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法治国家做出扎实努力。期待到2049年,我们的刑法更能在制度上成为法治文明的典范,在理论上也拥有更强的国际影响力。

       纸短情长,祝福您健康愉快!

仁文

于2019年国庆假期

 
相关链接
刘仁文‖一个这样的人 ——恭贺江平先生90华诞 [2019/10/10]
法学家刘仁文致 “人民教育家”高铭暄:期待刑法成为法治文明典范 [2019/10/10]
张星水—《西行漫记》—重走丝绸之路 [2015/11/11]
抗日名将孙麟将军小传 [2015/9/9]
张星水——日月照丹心,天地铸忠魂。 [2014/8/11]
章立凡:历史学家成为历史学的受害者《朱元璋传》重版序言 [2014/8/11]
共乐壶天——显龙山上寻“辛亥” [2014/8/11]
张星水:重读崇祯皇帝的御制诗 [2014/8/11]
中国远征军抗战老兵吴远灼受伤赔偿和恢复待遇的诉求 [2014/8/11]
张星水——王玉龄:民国淑女,巾帼须眉 [2014/8/11]
张恨水:《水浒新传》自序 [2014/8/11]
章乃器:政治运动中不失君子本色(摘自《炎黄春秋》) [2014/8/11]

© 2001~2014 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京ICP备1301146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