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北京京鼎律师事务所官网
欢迎您访问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一家之言 >于今:梁启超谈改革
浏览字体: 打印页面 关闭
于今:梁启超谈改革
发布日期:2014-8-11  浏览次数:2317

2006年:梁启超谈改革

  

■  文 / 于今  

 

     写于2006年,刊载在《中华儿女》杂志 2009年第4

    梁启超先生的一生让人艳羡,少年得志,十二岁考中秀才,十六岁考中举人,堪称一时才俊之选。到追随其师康南海公车上书,为变法摇旗呐喊,俨然维新之干将,至于后来保皇等种种,总颠狂于时代之潮头。其子女也争气,九子莫不有所成就,梁思成林徽因夫妇更是给老先生脸上贴足了金话题扯远了,还是说梁任公,其人其文激情荡漾,至晚年不衰,堪称与时俱进的典范,有学者称梁启超最善以今日之我否定昨日之我,诚非虚言。

 

    文如其人,大致是没错的。广为传诵的《少年中国说》已足以体现梁的文风和人格气质。但还有一篇不太为人知晓的文章,更易让我们明白,梁启超为什么没有象他的老师康有为一样拘泥不化,而是苟日新,又日新,始终保持着少年般的锐气和朝气。这篇文章就是梁启超写于1902年的《释革》。

 

    这篇文章从探寻的词源入手,鼓吹变革。撇开当时特殊的背景,这篇写于一百多年前的文章仍足以振聋发聩。且看这一段:凡物适于外境界者存,不适于外境界者灭,一存一灭之间,学者谓之淘汰。淘汰复有二种:曰天然淘汰,曰人事淘汰。天然淘汰者,以始终不适之故,为外风潮所旋击,自澌自毙而莫能救者也。人事淘汰者,深察我之有不适焉者,从而易之使底于适,而因以自存者也。人事淘汰,即革之义也。外境界无时而不变,故人事淘汰无时而可停。其能早窥破于此风潮者,今日淘汰一部分焉,明日淘汰一部分焉,其进步能随时与外境界相应,如是则不必变革,但改革焉可矣。而不然者,蛰处于一小天地之中,不与大局相关系,时势既奔轶绝尘,而我犹瞠乎其后,于此而甘自澌灭则亦已耳,若不甘者,则诚不可不急起直追,务使一化今日之地位,而求可以与他人之适于天演者并立

 

    梁启超所说的天然淘汰,实际上一种被迫的淘汰,人事淘汰(即革之义也)实际上是一种主动的淘汰,根据外部形势的变化,把陈腐的、过时的、违背自然规律、社会规律、经济规律的东西主动而及时的剔除,以变应变,以新求新。只有这样,才不致于被天然淘汰

 

   “人事淘汰需要勇气,更需要眼光,也就是说,既要勇于自省,更要善于自省,在发现自己的不足、不适应后要勇于改正,更要善于改正,否则岂不是越改越糟?勇于改正需要有百折不回的毅力和决心,一改一变不免群情汹汹、不免沉渣泛起,一改一变也难免会走点弯路、出点问题、受点挫折,如果因此就走回头路,那也就大可不必了;善于改正需要有战略的眼光、从谏如流的胸怀,既要能一剑封喉,又要能春风化雨。

 

    总之,要改变肯定是很难的,但不改肯定是没有希望、没有出路的。从来就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以不变应万变只是一厢情愿的痴人说梦。不论是自然界还是人类社会,不论是国家,是制度,是技术,还是文化,总是在不断的发展变化之中,我们只能勇敢面对,沉着应对。

 

   “人事淘汰无时而可停,人如此,社会如此,国家更是如此。

 

 

 

 
相关链接
刘浩锋——重塑中华民族世界尊严,构建和谐世界。 [2014/8/11]
王钧临:精英主义与民粹主义的博弈,影响中国未来。 [2014/8/11]
康国雄:请还民族资本家一个公道 ( 转载自『天涯杂谈』) [2014/8/11]
子兴——施耐庵,金圣叹与《水浒》。 [2014/8/11]
胡星斗《阳光卫视》六集访谈:论弱势群体 [2014/8/11]
建议统一“中华民族”的称谓 [2014/8/11]
汉心:极端“个人主义”并非促进社会向善的首选 [2014/8/11]
张星水在《北大商业评论》圆桌会议上的发言 [2014/8/11]
子兴——施耐庵,金圣叹与《水浒》。 [2014/8/5]
子兴——船山,管宁与儒统 [2014/8/11]
夏家骏——对新生事物不要泼冷水 [2014/8/11]
极端的“个人主义”不是促进社会向善的(首要)选择 [2014/8/5]

© 2001~2014 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京ICP备1301146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