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北京京鼎律师事务所官网
  欢迎您访问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为政府机关、民营企业、非公经济、农民兄弟和弱势群体提供法律帮助是我们的宗旨和目标 反思动荡历史,珍惜和平生活,构建和谐社会,推进文明法治 我们倡导网络文明用语,拒绝语言暴力和“文革”遗风,以形成网络君子之文风,并树立健康、负责和理性的大国国民风范 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 体恤民生疾苦、关注社会公平、同情弱势群体、捍卫司法正义。 我们倡导爱国、奉献、忠诚、自律、正直、善良、宽容、博爱的国民精神。
欢迎您访问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京鼎简讯 >庆祝中国政法大学准律师协会成立20周年庆典的讲话
浏览字体: 打印页面 关闭
庆祝中国政法大学准律师协会成立20周年庆典的讲话
发布日期:2014-8-29  浏览次数:3946

庆祝中国政法大学准律师协会成立20周年庆典的讲话

发言人:张星水

时间:2014510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逸夫楼大礼堂

 

首先,感谢李胜卡、刘天琦、李秋实、皮正德等同学的盛情邀请,让我有缘重新来到法大校园参加中国政法大学准律师协会成立二十周年庆典活动,与阔别多日的法大同学们重逢,再次风云际会于法大。还见到了诸位历届的学弟学妹:陈琪、黄贲然、杨林毅、庞亚琦、孙萌等同学,还有今天出席活动的陈卫东教授、王万华教授、赵云鹏教授,法官周恺、检察官王松苗,新闻媒体人刘桂明,以及律师同仁:佟丽华、田文昌、陶景洲、刘广滨等诸位师长前辈,大家辛苦了。

 

中国政法大学准律师协会成立于二十年前的今天,那时候我正在司法部中国律师事务中心开始自己律师的执业生涯,当时我的同事里精英荟萃:郭德治(原司法部副部长)、王丽(现任德恒律师事务所主任)、北京大学袁曙宏博士(我的恩师,现任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当时是罗豪才、肖蔚云教授的宪法与行政法专业北大博士生)、西城法院的原院长李养田、现在的法大教授邱星美、原北京高级人民法院的法官雷醒洲、以及刑法博士李贵方等人,后来中心又加盟了一位新同事老浦,他体格魁梧、人高马大、嗓门也大……。糟糕,又要跑题了,再回到今天的议题,我与中国政法大学准律师协会的创始人、著名公益律师佟丽华先生和今天下午的主持人刘桂明主编(他多年来矢志不渝地为中国律师群体仗义执言、摇旗呐喊,实属不易)可以说是时间上的同龄人,也是怀揣法治梦想的同路人。曾几何时,我与今天在座的同学们一样充满朝气,怀揣梦想,激情洋溢,志向远大。希望在中国法治建设的道路上大干一番,建功立业。时光荏苒,转眼一晃,二十年都已经匆匆过去,如今我已经鬓发斑驳,落拓不羁,孑然一身,四海飘零,颠沛流离,浪迹天涯,抚今追昔,不胜嘘唏。

 

近日,一位香港媒体记者采访我,想让我谈一谈对于当今中国法治状况的评价。我沉思良久,思绪万千,二十年来,虽然代理案件数百件之多,历经沧桑,阅人无数,可谓久经磨难,久历沙场。但是竟一时语塞,不知如何阐述为妥,只得借用苏东坡咏庐山的名句来形容当今中国法治状况的复杂性与嬗变性: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说起中国法治三十年来的历史演绎与变迁,真可谓:波诡云谲,一言难尽。其中的辛酸与坎坷,艰难与曲折,筚路蓝缕,玉汝于成,不曾身临其境、品尝甘苦的亲历者,很难有的放矢,一语道破。

 

孔子曰:三十而立,四十不惑。我今天虽然已经虚度光阴四十载有余,但是依旧感到人生困惑,与上午发言的田文昌大律师有着一样的感悟,越活越糊涂,越活越困惑。这方面,我十分同情与理解那位前一段选择自杀的国家信访局的副局长大人,他想必也是遇到了无解的精神困惑与思想彷徨。设身处地,如果我现在身处官场,面对一大堆棘手无解的社会矛盾与民间冤屈,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与精神痛苦之下,心有余而力不足,苦无良策,积劳成疾,心力交瘁,精神崩溃,又不想昧着良心苟活于世间,干脆一了百了,不再操劳伤神算了,可能也会选择与他同样的结局。当然这种糊涂与困惑不是世俗层面上的困惑,而是精神与思想层面上的困惑。这就像当年自命清高的楚国士大夫屈原面对江河日下的楚国政局与同朝为官的昏聩君臣,无可奈何花落去,最终峨冠博带,纵身一跃投入汨罗江葬身鱼腹一样悲壮与苍凉。古往今来,选择自杀的官宦文人往往都是尚存良知,愤世嫉俗,不愿意与污浊势力同流合污的君子,傲雪凌霜,独善其身,也算是给古今读书人保留了一点正直骨鲠的文化气节。不过还好,中国传统儒家社会里,朝野上下的读书人恪守:修齐治平与仁义礼智,社会上的老百姓遵循:礼仪廉耻与温良恭俭。总算还有社会各阶层共同遵循的主流价值观的共识存在,整体的社会风气还是有章可循的,也是导人向善的,更是推崇仁义道德的,天下的读书人崇尚:十年寒窗苦,学而优则仕。而上至帝王将相下至黎民百姓,敬天法祖,克己复礼,德化天下,轻徭薄赋、休养生息、安分守己、恪守礼法,这是一个理想状态下的国泰民安的社会形态,这样的尧舜之治、大同社会的共识价值观似乎与我们当今人类所处的纷纭复杂、光怪陆离、日新月异、突飞猛进的现代社会恍如隔世,如同梦境,渐行渐远,遥不可及。

 

目睹今朝,中央政府在整饬吏治、改善国计民生方面确实已经下了很大的功夫。习近平主席曾经多次强调:让公平与正义的阳光照亮中国大地里的每一个角落;李克强总理也反复强调要充分释放中国三十年改革的红利,让生活在中国大地上的每一位国民从中受益,这是国家领导人良好的期许与愿望,我们广大爱国人士怀揣着感恩之心拭目以待。但是,现实生活中的确也存在着许多不尽如人意的问题,概括起来,远景良好,问题诸多。譬如泡沫化的房地产问题,房产价格高得离谱,远远脱离了了人民群众的收入水平与购买能力,这一痼疾始终无破解之道,连各级政府也乏善可陈,普通老百姓根本无力置产,无钱购房。我举一个真实的例子,以目前的收入平均水平来计算,律师群体应该属于中国社会的中产阶级,一个在北京、上海、天津、广州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里全日制坐班的工薪律师(至少拥有法学硕士学位)月工资平均应该在5000元人民币左右,这样一年下来,即使他不吃不喝,也不社交应酬,更不铺张浪费,省吃俭用地把全部收入积攒下来大约为6万元人民币,而仅以北京市为例,四环附近的商品房的销售均价为5万元/平方米,这样算下来,这位律师要想在北京买一套只有70年产权的120平米的商品房大约需要600万元人民币的花销,他即使夜以继日,做牛做马,呕心沥血,年复一年的辛勤工作,也需要积攒100年的时间才能够攒够这套房子的售价。不算不知道,掐指一算着实吓人一跳,这是一个何等悲哀的令人沮丧的故事。律师尚属社会的金领阶层,生活尚且如此困顿,其他收入还不如律师阶层的普通行业又将如何?何时才能够实现李克强总理良好的期望,何时才能够实现一千多年前的穷困潦倒的落魄大诗人杜甫的良好遗愿: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这真是令人悲观失望的事情。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中国一线城市的房地产价格确实是天价,能够真正买得起房子的人非富即贵,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少数权贵阶层,而普通劳动者,普通老百姓只能望房兴叹,无可奈何,一筹莫展,只能羡慕嫉妒恨。上述问题只是当今中国社会转型过程之中所出现的一个具体问题,就几乎令人感到无解,令囊中羞涩的文化人与老实本分的知识分子感到绝望窒息,令普罗大众与芸芸众生居无定所,生活中缺乏尊严。贪婪无度、寡廉鲜耻的一些房地产商和导致城市房价居高不下的不合理的政府强制征收土地出让金制度,让天下苍生感到寒心与悲怆。一言以蔽之,中央政府应该下决心“还地于民”,并着手研究推行土地私有化的可行性论证与实施方案,逐步放弃土地资源国有垄断,逐步放弃地方政府依靠征地卖地来维系生计的土地财政的弊政。唯有如此大刀阔斧地改革土地制度,才能真正把大中城市的房地产的天价降下来,让普通老百姓也能购买得起房,住得起房。

 

不说令人沮丧的房地产了,让我们放眼当代社会的治理模式来看,如将作如何的感慨呢?政治方面的话题就暂且省略了吧,毕竟孔子教诲天下读书人: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作为法律人,我们姑且只谈论法治的议题,中国当代的法统似乎是在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念的前提之下逐渐地与奉行公平与正义、自由与人权的西方世界的普适价值观渐进式的缓慢接轨,如果真是如此的话,实在值得全体国人幸甚之至。那么,当下的语境里,现实中国社会的道统究竟是什么呢?读书人如何安身立命,如何建功立业呢?孔子《论语》曾曰: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隐。那么,我们这些自诩为饱读圣贤之学的读书人面对纷纭复杂的社会现象、污浊的世风与混沌的社会,唯利是图、拜金主义与功利主义甚嚣尘上的当下,究竟是选择入世为官,还是出世为隐好呢?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命题。目前我本人更倾向于离群索居,不问仕途,皈依佛法,归隐山林,寄情山水,散淡生活,与世无争,独善其身,耕读为伴,快何如哉。就像当年的竹林七贤与陶渊明、谢灵运、徐霞客、王士性、郑板桥、蒲松龄那样自命清高、逍遥自在的隐居生活。有朝一日,我亦想组合一个现代版的扬州八怪,隐居在昌平十三陵与居庸关、八达岭或者是凤凰岭,茅草一间,结庐而居,耕读为生,与禽兽为伍,与花鸟为邻,与树木为伞,与山水为伴。但是,当你幻想着这样一个世外桃源的美好前景的时候,新的问题又接踵而至,关键是你的居所何在?蜗居在城市繁华街区的“火柴盒”大小的居室里苟且偷安,那还叫隐居吗?整日在车水马龙的市井闹市里来往穿梭讨生计,中外历史上那有这样心浮气躁的街头隐士?如果看破红尘,隐居乡野,你就要自建房,或者委托农民建房,或者购买乡镇农村集体组织的小产权房。但是,无论是在山上自建房,还是购买山区农民建设的小产权房,你就要时刻面临被政府土地管理部门强制拆迁的风险,面临着被政府随时找麻烦的风险,令不少打算隐居山林的读书人感到英雄末路,满腹悲怆,江湖之大,竟无栖息之所、立锥之地,这一点似乎还远不如古人幸运。至少古代的陶渊明与谢灵运们还不曾遇到晋朝政府的暴力征地与强制拆迁,更不会有地方官吏强制让他们交纳土地出让金之事,再给他们扣上一个私搭乱建的大帽子,一棍子打趴在地上。唉!如今大中城市的商品房已是高入云端的天价,普通的读书人根本买不起,望楼兴叹。而农民弟兄的自建房又被政府土地管理部门视为眼中钉,贬称谓为“小商品房”,购买了似乎又没有法律上的安全保障,当然这样的法律显然是与民争利的恶法,早该废止掉了。这样的窘境令当今老实本分的读书人一筹莫展,整得比当年失魂落魄的杜甫还要悲惨,至少杜甫再穷,还会请村民给自己盖几间茅草屋,起名杜甫草堂,还能在自己的自建茅草房里睡上一个遮风避雨的安稳觉,半夜不会被政府拆迁队敲门骚扰。不难想象,如果杜甫活在当下,他的那座茅庐很有可能被政府以小产权房为由强制拆除,那么他就连写《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的这点寒酸的资本都没有了。这样看来,虽然一生仕途坎坷、郁郁不得志,但是杜甫能够生活在包容与开明的唐代,还能在城市郊外拥有一处产权属于自己的简陋寓所,而不会被地方官府以违章建筑的理由强制拆迁,亦实属不幸中的万幸了。中国现代不少教授的处境甚至还不如当年的杜甫。

 

呜呼哀哉,令人悲观失落的废话就先说到这儿打住吧,言归正传,再传播一些激励大家立志成才的正能量。准律协的莘莘学子们,法大的年轻同学们,以我的人生阅历而言,建议同学们平时除了专著于研读法律之外,还要博览群书,博采众长,诸如明朝心学大儒王阳明的《传习录》、晚清中兴名臣曾国藩的《家书》、戊戌变法大义士谭嗣同的《仁学》、民国总统蒋中正的《日记》以及清末民初博古通今的大学者梁启超的《饮冰室合集》这样的鸿篇巨制,以及王船山、黄仁宇、史景迁、钱穆、南怀瑾、陈寅恪、王国维、季羡林,乃至当今:江平、茅于轼、郭道晖、胡星斗、袁曙宏、成中英、余樟法、折兴、阎雨、查良镛、饶宗颐、李凡、张荆、王怡、章立凡、崔永元、刘仁文、湛中乐、皮艺军、吴勤学、张思之、金振豹、姚尧、仲大军、孙大午、周志兴、袁绪程、曹思源、刘浩锋、王锦思、张宏杰、方兴东、王俊秀、陈永苗、欧阳君山等学者著作,皆是值得阅读的睿智之作,令读者获益匪浅,受益良多。毕竟,以史为鉴,可知兴替。吾亦喜欢阅读古人诗词歌赋,深谙经史之道,目前正在搜集明清史料,着手历史小说的构思与创作,这也是畅所欲言、游刃有余的可作之事。古今中外,撰写历史小说,即使含沙射影,谤议朝政,也不至于因言获罪吧。倒霉的吕留良与怪才金圣叹算是例外,谁让他们不幸降生在文字狱空前盛行的“康雍乾盛世”清朝中叶。时至今日,文人无须再有这等思想顾忌,只要是历史题材,就大胆地撰写吧。现代文坛名宿,诸如:金庸、古龙、高阳、姚雪垠、二月河、莫言、刘震云、余华、岳南、余秋雨、王安忆,都是这方面文章高手,值得学习仿效。

 

最后,作为中国政法大学准律师协会多年以来的顾问,我特意给法大同学们赠送两幅我撰写的墨宝,字虽然写得不好,但是作为对法大准律师协会成立二十年庆典活动敬献的一点薄礼,亦算是礼轻情意重。一幅是:知行合一、学以致用。另外一幅是: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这也算是与法大的同学们共勉吧。希望大家薪火相传,把佟丽华大律师和赵云鹏教授等多位先驱者在二十年前开创的中国政法大学准律师协会的法治理念和自治精神弘扬光大,代代相传,为中国法治事业的进步创立新功,续写辉煌。谢谢大家。张星水敬贺。

 

张星水 2014510 发言于中国政法大学逸夫楼大礼堂。


 
相关链接
京鼎春夏之交的文化交流与社会公益活动 [2014/8/29]
庆祝中国政法大学准律师协会成立20周年庆典的讲话 [2014/8/29]
民营企业财产保护暨法律政策案例解析 [2014/8/29]
张星水出席中国政法大学准律师协会第二十届全体大会 [2014/8/29]
陪同张自忠、张治中之后考察山东临清、阳谷。 [2014/8/29]
出席《郭翔教授八十寿辰暨学术思想与学术活动座谈会》 [2014/8/29]
出席海淀区四季青敬老院公益慈善爱心活动 [2014/8/29]
中国政法大学“京鼎杯”准律师大赛圆满落下帷幕 [2014/8/29]
张星水应邀出席盛廷律师事务所在北大的案例研讨会 [2014/8/29]
张星水在北京大学政府管理研究中心研讨会上的开场致词 [2014/8/29]
张星水出席中国政法大学准律师协会第十九届大会 [2014/8/29]
出席《纪念中国远征军入缅抗日作战70周年》活动 [2014/8/29]

© 2001~2014 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京ICP备1301146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