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北京京鼎律师事务所官网
欢迎您访问京鼎法律文化网站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纵横 >张星水:悼念恩师夏家骏教授
浏览字体: 打印页面 关闭
张星水:悼念恩师夏家骏教授
发布日期:2014/8/11  浏览次数:5239


悼念恩师夏家骏教授


作者:张星水


夏家骏先生,原籍湖南省龙山县,原全国人大常委、原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当代法学家、史学家、书法家,生于1937年6月,卒于2021年10月,享年84岁。夏家骏出身书香门第,自幼天资聪慧,喜读诗书。由于正逢抗日战争,烽火连天,国难当头,为了躲避战乱,童年时代的夏家骏跟随家人,背井离乡,跋山涉水,颠沛流离,饱受苦难。其父夏次叔系革命先烈,北大毕业,留法学生,中共地下党员,归国后担任国民党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机要秘书,为徐州战区组织部长,在台儿庄抗日战役中壮烈殉国。


身世坎坷的烈士遗孤夏家骏,长大成人后,热爱祖国,服务人民,在天津南开大学师从郑先挺教授完成研究生教育(专业:明清史)。毕业后,青年夏家骏,血气方刚,意气风发,踌躇满志,朝气蓬勃,好男儿志在四方,他的足迹踏遍了祖国的长城内外、大江南北,也历经了人世间的苦难与沧桑。夏家骏先后在黑龙江、北京等地从事教育工作,身为园丁,教书育人,为祖国的教育事业任劳任怨,鞠躬尽瘁,奉献了半生的心血。


改革开放之后,春回大地,万物复苏。学识渊博、饱经沧桑的夏家骏于1986年被上级组织从他任职的黑龙江省社科院调入中国政法大学,从此,夏家骏告别白山黑水的东北大地,来到首都北京的蓟门烟树:法大校园,从事中国法律史与法治思想史的研究与教学工作,开启了他人生历史新的辉煌篇章。夏家骏熟读明清古籍,精通经史子集,长期致力于中国传统文化与明清典章制度的系统研究,具有深厚的学术涵养与历史功底,笔耕不辍,勤奋治学,著作等身,桃李天下。夏家骏来到法大的学术氛围,更是如鱼得水,志在必得。不久,他就凭借卓越的研究能力与精湛的写作水平被破格晋升为研究员,成为中国法制史研究的中坚力量。在治学研究的同时,夏家骏关心政治,关注社会,经常为国家的大政方针献言献策,成为高校组织的民意代言,由此引起了高层领导的重视,并经过组织推荐与民意推选,当选八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常委,后又当选九届、十届全国政协常委。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期间,夏家骏怀揣对于祖国人民的热忱之心,积极参政议政,建言献策。作为全国人大常委,在参与人大立法审议修正活动的同时,夏家骏关心民生疾苦,关注法治进程,心系百姓福祉,他经常不辞辛劳地走访民间社会,下乡调研,访贫问苦,了解基层的社情民意,帮助信访群众、困难职工与一些冤假错案的受害者申冤告屈、纾困解难、落实救济,为了践行中央惠民政策、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实现社会公正与长治久安、维护司法公平与正义,呕心沥血、殚精竭虑。长此以往,夏家骏逐渐成为一个闻名遐迩的社会名流,成为芸芸众生的代言人与护法者,悲天悯人,扶危济困的夏家骏也开始广泛地被社会与媒体赞誉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夏青天”,并得到了中央首长的首肯与表扬。


夏家骏是一个宅心仁厚、古道热肠,爱憎分明,从善如流的学者,饱读诗书的他,在社会生活与人际交往中总是和蔼可亲、与人为善,遵循并恪守“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的儒家士大夫的君子为人处世之道。同时,他的性格刚直不阿,疾恶如仇,爱国、爱党、爱人民,他的眼里揉不得沙子,爱管闲事,爱为群众发声,爱为社会鸣不平,他曾经多次帮助与救济被拖欠薪资的农民工与失地得不到足额补偿的地方农民以及一些遭遇歧视待遇的民营企业家,为社会上的弱势群体反映困难,题写议案,向全国人大信访局与政府有关部门呈递反映老百姓各种困难诉求的“折子”,寻求政府的支持、帮助、纾困与救济。故夏家骏被他的湖南老乡朱镕基总理亲切地称呼为“湖南倔驴”(夏老生前亲口告诉笔者的说法),另一版本是“湖南蛮子”。总之,夏家骏是一个正直善良、光明磊落的知识分子,他学识渊博,温文尔雅,为人谦逊,待人诚恳,尤其是他始终饱含一颗爱国爱民的赤子之心,又具有悲天悯人的菩萨心肠之慈悲情怀。他终其一生所秉持的体恤苍生、扶危济困的人道主义博爱精神,以及他毕其一生,身体力行所恪守践行的“忠孝仁义、家国天下”的华夏人文主义价值理念,值得我们学习、景仰、凭吊、纪念、追思与缅怀。


今天,站在这里,作为夏家骏教授曾经的学生(笔者在上世纪的1993年夏天有缘与夏家骏老师在中国政法大学图书馆结识,从此成为夏家骏老师的坚定的粉丝与忠诚的弟子,并二十余年矢志不渝地忠实追随夏家骏老师,也曾经多次陪同夏家骏老师外出异地调研与考察,从夏老的言传身教之中学会了一些做人的原则与做事的规矩,蓦然回首,光阴似箭,初次与夏家骏老师见面的时间竟然已经过去了二十八年,而夏老的亲切话语与谆谆教诲犹在耳边回荡,依旧清晰,依旧亲切)。此时此刻,我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深切地悼念恩师的辞世,往事如烟,历历在目,夏老的音容笑貌仿佛就在眼前浮现……,夏老师恩,没齿难忘。希望大家铭记夏家骏的光辉历史,因为他的人生故事就是一部反映中国当代法治史进步历程的浓缩版,就是一个恪守良知的中国爱国知识分子壮志凌云的奋斗史,就是一个人道主义者终其一生鞠躬尽瘁地致力于立法完善、社会公正、司法正义与平等仁爱的编年史,就是一个博闻强记、学富五车的史学家文以载道、诗以言志的考据史,就是一个诙谐风趣、博学多才的书法家的生平史。


另外,夏家骏是一个天生的乐天派,性格开朗豁达,见到亲朋好友、晚辈学生,总是态度和蔼,笑容可掬,流露出笑眯眯的亲切眼神,充满了善良与幽默。退休后的夏老,淡泊明志,宁静致远,以书法写作为伴,闲云野鹤,偶为辞章。他毕生致力于历史、文化与法治研究,深谙经史子集等国学典籍,对于明清历史文献与典章制度更是熟稔于心,加之博闻强记,才思敏捷,笔耕不辍,勤奋治学,夏家骏先后出版过历史专著《清代白莲教起义》、《清朝史话》等。传记文学《昨天》、《在崖缝中成长》、《我不是包公》以及书法图集《夏家骏书法》、《夏家骏诗书集》等学术作品,笔墨纸砚,文房四宝,乐在其中。退休之后,夏老的面相变得愈发的慈祥,似乎少了一些早年做领导的棱角,反而平添了几许道家的寡淡,这从他的一首自题诗中可见端倪:两袖清风步履轻,平生无意求虚名,辛劳来解庄周梦,惟尽百年赤子情。这是风轻云淡的心胸豁达与逍遥自在。遥想当年,壮年时期的夏家骏,曾经胸怀大志,矢志报效祖国,壮怀激烈,激扬文宇,春秋大义,心系社稷苍生之福祉,贯彻中央的路线方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可谓铁肩担道义,夏家骏的事业,何等辉煌。到了英雄暮年的夏家骏,看淡名利,荣辱不惊,回归平静,心如止水,潜心从事文史哲的笔墨创作,可谓妙笔著文章。这就是我们熟悉与爱戴的夏老,一个真实生活的夏老,一个心底坦荡的夏老,一个朴实无华的夏老,一个诙谐幽默的夏老,一个谈吐儒雅的夏老,一个满腹经纶的夏老,一个锦绣文章的夏老,一个笔墨丹青的夏老,一个法道自然的夏老,一个大道至简的夏老,一个返璞归真的夏老,一个上善若水的夏老,一个随遇而安的夏老,一个大智若愚的夏老。平平淡淡才是真,英雄暮年的夏家骏几乎接近达到了这种挥洒自如、物我两忘的精神境界。


回首历史,面向未来。长江前浪推后浪,朝闻道夕死可矣。我们应该继承夏家骏先生的遗志,借鉴他的治学经验,传承他的文化遗产,把他未竟事业的夙愿发扬光大。诚如夏老生前的思想境界: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我们应该牢记文化人的历史使命与责任担当,不忘初心,矢志不渝,宵衣旰食,只争朝夕,为了实现中华民族的文化复兴与繁荣昌盛奉献才智,奋斗不息,以尽炎黄子孙的绵薄之力,以延续中华文明的国学文脉与圣贤道统经久不衰。文史哲与儒释道的学问之路:厚德载物,学无止境。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温故而知新,知行合一,经世致用,勇猛精进,不待扬鞭自奋蹄,以不辜负恩师他老人家生前对于晚辈弟子们的谆谆教诲与殷切期望。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今天,夏家骏先生已经驾鹤西去。但是,他的不朽精神依然存在于我们每一位与他生前相识相知的亲戚眷属、故友旧知、学生晚辈的心中,久久不能磨灭,令人难以忘怀,并且继续激励着我们负重前行,不负韶华,牢记使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最后,怀着悲痛的心情,再次三鞠躬,籍以深切地悼念夏家骏先生!永垂不朽!千古流芳!万古长青!伏惟尚飨!


2021年10月15日 张星水 合十叩首于北京八宝山殡仪馆







 
相关链接
文化部原副部长、国家博物馆首任馆长潘震宙一行莅临我校指导美育工作 [2023/3/13]
文学呼唤大灵魂:刘浩锋《黑与昼》三部曲正式出版 [2014/8/11]
余世存:从自家文化寻找人生教益 [2014/8/11]
茉莉:海岛逐客 ——斯特林堡的足迹 [2014/8/11]
梁思成夫妇的客厅 北平最有名的文化沙龙 [2014/8/11]
子兴——访南百顶记 [2014/8/11]
祭文:清明拜谒明十三陵 [2014/8/11]
子兴——京北名刹红螺寺游记 [2014/8/11]
汉心先生的妙语 [2014/8/11]
周祖文——听郭世佑教授讲梁启超 [2014/8/11]
陈子明:梁启超与五四运动 [2014/8/11]
李其禄书评星水《散淡人生》 [2014/9/29]

© 2001~2014 京鼎法律文化网站  京ICP备1301146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