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北京京鼎律师事务所官网
  欢迎您访问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为政府机关、民营企业、非公经济、农民兄弟和弱势群体提供法律帮助是我们的宗旨和目标 反思动荡历史,珍惜和平生活,构建和谐社会,推进文明法治 我们倡导网络文明用语,拒绝语言暴力和“文革”遗风,以形成网络君子之文风,并树立健康、负责和理性的大国国民风范 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 体恤民生疾苦、关注社会公平、同情弱势群体、捍卫司法正义。 我们倡导爱国、奉献、忠诚、自律、正直、善良、宽容、博爱的国民精神。
欢迎您访问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隐士文化 >驿卒李自成
浏览字体: 打印页面 关闭
驿卒李自成
发布日期:2014-12-26  浏览次数:4307

驿卒李自成

作者:张星水


李自成(1606 — 1645)


明朝万历三十四年八月廿一(西历1606年9月22日),一个天气阴冷的秋夜,在陕西延安府米脂县李寨村的一座破旧窑洞里,一个婴儿嘎嘎落地、降生人间。看着他那在襁褓之中孱弱瘦小的身躯,谁也不曾想到:这个毫不起眼的陕北娃子,竟然在其成年后将大明王朝的江山社稷搅了一个天翻地覆,成为了明朝统治的掘墓人,这个婴儿乳名黄孩儿、字鸿基,就是日后大名鼎鼎的一代乱世枭雄李自成。


李自成的祖上都是食朝廷俸禄、镇守陕西榆林边塞地区的边兵。但李自成的幼年生活是艰苦和清贫的,他靠给地主家放羊为生,后来在父母的督促之下,也勉强读了几天私塾,但是其生性顽劣、不喜诗书,且在乡里结交了一些不务正业的狐朋狗友,整日里惹是生非、胡作非为,再加之家境贫寒,最终虽粗通文墨、但却学无所成,更不用说应试科举仕途(这真是应了那句“刘项从来不读书”的古谚)。


天启六年(西历1626年),成年之后的李自成逐渐收敛了自己行为不羁的恶习,靠朋友帮忙介绍谋得了一个银川驿卒的差使,骑着官马奔走于朝廷设置的驿道上传递着朝廷与陕西、甘肃、宁夏等地方政府之间的公文和诏谕。在明代,两地十里间隔设铺,两地六十里间隔设驿,驿站之间的往返递送公文者称为驿卒,驿卒的工作虽然辛苦,但是衣食无忧,而且属于朝廷在编的“蓝领工人”,来往穿梭总是骑着高头大马,煞是威风。所以,李自成这个自小就习惯于吃苦耐劳的陕北汉子干的很是起劲(没有受过高等教育,总算找到了混碗饭吃的稳定职业,在土地贫瘠的陕北,这样的工作机会的确属于来之不易),他时常起早贪黑,风尘仆仆、快马加鞭地奔行在陕甘宁的朝廷驿道上,工作起来不知疲倦、从不耽搁朝廷的紧急公文和官府塘报。李自成自幼就生性好动、体格健硕、且崇尚武力,故在从事驿卒劳作之余,还特意拜师学习骑射本领,与尚武的同事切磋剑术,几年下来,练就了一身好武艺和敏捷的身手。就是这样一名文化程度不高、憨直勤劳的陕北汉子(也是朝廷的基层公务员),日后却成为了肆虐侵扰中原十几载、导致无数生灵涂炭的流寇魁首、并最终挥师北京城、逼死崇祯帝的威名赫赫的闯王,这是后话,当时又有谁能想象的到呢?历史给大明王朝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它的庞大的官僚体系中的一名最低级的公务员(临时工)失业下岗之后竟然成为了它的掘墓人,而且是靠暴力起家,靠武力夺取江山,成为明末的乱世枭雄,而这一社会悲剧的直接导火索竟是崇祯三年(西历1630年)朝廷(中央政府)因财政危机而下令裁撤全国各地的驿站的指令(政府部门的精兵简政改革举措,却逼反了一个驿卒李自成,这真是崇祯帝始料不及的事情,单从这一点上看, 给皇帝上奏书建议整顿驿站的给事中刘懋真可谓大明朝的千古罪人,虽然他上奏的本意是希望为朝廷精简机构、节省财政亏空),李自成遂被驿站裁员下岗,丢了饭碗之后,由于没有一技之长,生活陷入困顿无着的不稳定状态,又因为赌博欠下一屁股债,时值债主逼债甚急,欲将其扭送官府报案,其时正值明末陕北饥民暴动风起云涌,李自成在家乡无法安身立命,随即横下一条心铤而走险,在米脂号召饥民揭竿而起,率众投奔农民军首领“不沾泥”张存孟,继而投奔在“造反”领域影响力更大的“闯王”高迎祥,鞍前马后、马首为瞻,李自成自己则号称八队“闯将”,正式开始了其一生刀上舔血、劫掠财富的职业造反“革命家”的军事生涯。


李自成在高迎祥被朝廷剿灭正法之后冒险继任了“闯王”这一知名度极高的造饭“金字招牌”,这一招很见效,他无疑取代高迎祥逐渐成长为明末那场起源于陕西饥民骚乱的农民造反军中的代表旗手,并在参与造反的各路“诸侯”中脱颖而出成为那个兵荒马乱、社会动荡年代中的弄潮儿和佼佼者。李自成用兵刚毅果敢、手段狡诈狠毒,但是其成长历程并非一帆风顺,而是充满艰辛坎坷,从其屡遭官军围剿,屡战屡败,不得不数度向官军诈降(其中最著名的一次是发生在车厢峡,导致围剿官军功败垂成、陕西总督陈奇瑜兵败自杀),随后,在与洪承畴、孙传庭率领的精锐主力官军的潼关大战中,几乎全军覆没,甚至险遭彻底歼灭,身边仅剩十八骑,仓皇逃遁到商洛山的深山老林避难,直到后来逢凶化吉、东山再起,挥师挺进中原,两破洛阳,三围开封,取得朱仙镇大捷,并最终攻破潼关天堑,在西安建立“大顺”军事政权,李自成马不停蹄地亲自率大军一路北上摧枯拉朽、势如破竹,剑锋直逼京师,逼崇祯帝自缢煤山,最后摧毁大明王朝。其“造反”军事生涯在短短十几年里可谓大起大落、跌宕激昂,直至最终取得攻陷京师的辉煌军事成功。


然而,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乐极生悲、物极必反,李自成却又在其人生最辉煌的顶点上嘎然而止、骤然陨落,仅仅仓促登基做了四十六天帝王梦,即被战斗力更为强大彪悍的吴三桂关宁铁骑和多尔衮满洲八旗虎狼之师的联军在山海关外一片石决战中击成粉碎性“骨折”和粉末状“泡沫”,从此一蹶不振,重新恢复了其四处逃窜的“流寇”本色,直到最后在湖北九宫山被当地农民武装击毙,其残余势力也都大多销声匿迹、逐渐从人间蒸发殆尽。这股激流大逆转的历史结局,究竟是出自于偶然的意外?还是出自于必然的结果?李自成的兴衰之谜无疑留给后人一份值得深思的历史问卷。笔者认为的正确答案是:李自成的内战军事才能(对抗明朝官军)可以打九十八分(优秀)、李自成的外战军事才能(对抗清朝八旗)勉强打五十分(不及格),李自成的政治智慧和驾驭全局的统帅才能只能打零分(这或许和他的受教育程度和人生阅历有关,此君出身卑贱、读书不多、胸无点墨,自身属于“猛打猛拼”类型的民间草头王,其所器重的谋士如牛金星、宋献策之流也多系落第举子和江湖郎中等平庸之辈,难堪治国用兵之大任,根本无法和多尔衮所倚重的范文程、洪承畴等肱骨之臣的文治武功相提并论)。而且,更为糟糕的是,李自成在攻陷大明国都北京城之后,依旧“贼性"不改、拷掠追赃、纵容属下强抢民女,军纪败坏,其大将刘宗敏竟连吴三桂这样重量级边关大将的爱妾陈圆圆也不肯放过,强行将其占为己有、以供其淫欲享乐,故李自成取得政权之后不施仁政,导致很快失去天下人心所向。所以,李自成的失败和大顺朝的夭亡实是看似偶然之中的历史必然,可谓历史选择在大浪淘沙之中的优胜劣汰。

 
相关链接
2017年9月3日凌晨,红尘里行走的一位法学家……身世悲浮梗,功名类转蓬 ——张星水《羁旅天涯》自序 [2017/12/28]
杨子:北京仲夏,见带我信主的领路人之一 ——记“正义如阳光普照”的张星水 [2017/6/22]
古國治先生:南懷瑾先生與中國文化 [2016/6/1]
高士大德心,江湖游侠命 [2015/1/15]
驿卒李自成 [2014/12/26]

© 2001~2014 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京ICP备1301146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