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北京京鼎律师事务所官网
  欢迎您访问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为政府机关、民营企业、非公经济、农民兄弟和弱势群体提供法律帮助是我们的宗旨和目标 反思动荡历史,珍惜和平生活,构建和谐社会,推进文明法治 我们倡导网络文明用语,拒绝语言暴力和“文革”遗风,以形成网络君子之文风,并树立健康、负责和理性的大国国民风范 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 体恤民生疾苦、关注社会公平、同情弱势群体、捍卫司法正义。 我们倡导爱国、奉献、忠诚、自律、正直、善良、宽容、博爱的国民精神。
欢迎您访问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隐士文化 >高士大德心,江湖游侠命
浏览字体: 打印页面 关闭
高士大德心,江湖游侠命
发布日期:2015-1-15  浏览次数:2798

高士大德心,江湖游侠命

—— 夜遇施耐庵托梦授徒,拜施老神仙洪福齐天所赐,一不留神,我竟成了曹雪芹的五师伯。



作者:张星水


昨夜朦胧,清风残月,吹去了笼罩在京城上空的一缕阴霾迷雾。夜色深沉,繁星闪烁。滴答、滴答,钟表时针指向凌晨一点。虽然下午我在上岛咖啡厅接连喝了两杯雀巢咖啡,但是看了一晚上《大宋宣和遗事》和《荡寇志》,我此时感觉几分困倦之意袭来,不免连打了几个哈气,伸了一个懒腰,准备上床休息。睡前洗簌完毕,我按照日常惯例,来到我崇拜的大文豪施耐庵的神像前,面壁虔诚地向施老人家拜了三拜。之后,我熄灭供奉施公神龛的壁灯,径直来到卧室上床睡觉。由于身心困倦异常,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不知道过了多久,在恹恹睡眼的蒙松梦境之中,霍然闪来一道精灵的白光,一位白衣使者兀然显身,并把我从恍惚之间带到了一个世外桃源,引我来到一座仙山的峰峦下的几株苍遒古松下的嶙峋怪石旁,环视周围,崇山峻岭,云雾缭绕,泉水叮咚,茂林修竹,郁郁葱葱,宛若仙境。在这样景致优美的深山幽谷之中,一个仙风道骨、鹤发童颜的耄耋垂垂的老神仙正端坐在山间一阶石椅上,那个引路的白衣使者神秘地对我说:这位老神仙要我带你来见他一面,我揉揉眼睛,定睛观瞧,不禁瞠目结舌,大吃一惊,眼前这位老神仙不是别人,正是令我顶礼膜拜的五体投地、奉若神明的大文豪施耐庵。苍天开眼,神明保佑,上苍竟然真的托梦给我,让我见到仰慕已久的文坛大圣施耐庵的真容,我不禁心潮澎湃,双掌合十。毕恭毕敬地向施老神仙深深鞠了一躬,声音颤抖地激动说道:施大师您好!晚辈有缘见到您老,实乃三生有幸。您一直是我心目之中的古今文坛第一泰斗,恳请大师不吝赐教,授我真经。


文曲星施耐庵手持羽扇,一身道袍装扮,神情潇洒,举止若仙,一派武侠大宗师的王者风范,身边站立着两名道童妆扮的侍者,周围俱是闲云野鹤、梅兰竹菊这般高雅景致。文坛巨匠面前,我诚惶诚恐,竟有些不知所措。大师微微颔首示意我不要拘谨,并让我席地而坐。他让侍立身旁的童子给我砌上了一杯清香品茗的龙井茶,随后捋了捋飘然过膝的花白胡须,慢条斯理地告诉我,今年已是他七百二十周岁高龄的寿辰了,世间岁月不饶人啊。他满怀深情地回忆起元末那段跌宕起伏的沧桑岁月,每每令他心潮澎湃,感慨万千。我毕恭毕敬地聆听大师的教诲,他随意谈及了一些有关元末时期浪迹江湖的奇闻逸事和江湖人士的恩怨纠葛之后,转入正题。施老神仙面色凝重问道:“星水,你知道我为什么今夜要把你叫到这个深山幽谷来见面吗?”我疑惑地答道:“我一直是您的超级铁杆粉丝,您今夜兴许是心血来潮想召见一位您的当代粉丝代表聊聊古今兴亡之局势吧!”他说道:“你只猜对了一半,不完全是这样,毕竟我的天下粉丝不胜枚举,如果要只是为了举办一个粉丝见面会的话,我会安排许多人来我的神仙府邸一起参加一个大派对,不会单把你一个人召来见面,这样岂不是太浪费文曲星的时间了吗?”我疑惑不解地问道:“大师,那您究竟为何把我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吊粉丝叫来见面呢?”施耐庵说道:“我今夜之所以召你来见面,是为了完成我一个六百多年前曾经许下的心愿,这也关乎你的先祖生前的托付。”我更加不解地问道:“啊,世间究竟有这样神秘的事情,难道您与我的先祖也打过交道?”施耐庵面带神秘地点了点头,说道:“正是如此,没有前世因缘,你我根本不会相识。星水,我现在告诉你一个秘密,你是我的主公张士诚的张氏同宗同门的直系后代。”我听罢大吃一惊。施耐庵接着说道:“苍天可鉴,几百年来,我内心里始终很珍惜曾经与你的先祖张士诚的君臣之义。张士诚当年对我有知遇之恩。你也知道,元末乱世里风云际会,群雄并起,军阀混战,张士诚曾经三顾茅庐,请我出山辅佐他成就江南半壁霸业,我与张士诚之间名义上系幕僚与主公,但我们二人一见如故,歃血为盟,义结金兰,同甘共苦,形同手足,不仅有君臣之谊,而且更有患难之情。我对这段乱世奇缘无限缅怀,每逢主公张士诚的忌日,我都会沐浴更衣,斋戒三日,在昔日主公的灵位前焚香叩首,顶礼膜拜,嘘唏慨叹,潸然泪下。毕竟张士诚对于我这个浪迹江湖的一介书生曾经有知遇之恩。受人点滴之恩,必将涌泉相报。至今我依旧清楚地记着当年与主公分手之际,君臣二人依依不舍,主公曾经嘱托我说如果他日后一旦兵败身亡,那么六百多年之后定会有一个颇有文才的张姓后人定要拜我施耐庵为师,务必请我看待曾经与他在江湖闯荡、出生入死的铁血交情的面子上收留此人为徒,并将我满腹经纶的文韬武略与落拓不羁的旷世绝学传授给他。”施耐庵说罢此话喟然长叹一声:“可惜主公不听我当年的劝诫,用兵刚愎自用,骄傲自满,大意失荆州,日后竟败在了朱元璋这个放牛娃出身的讨饭野和尚手下,当然朱元璋虽然出身卑微,但绝非等闲之辈,他竟网罗了一个很厉害的谋士刘伯温,也是我曾经的进士同门。回想起来,主公之败,真是令人痛心疾首啊!”施耐庵言罢面带悲戚,扼腕不已。我竟听呆了,暗自思忖道这才真是人生无常,世事难料,原来我竟是有幸托先祖的荫福才能有缘结识施耐庵这位大文豪。随后,施耐庵谆谆地对我说:“星水,这些年来,我用心良苦地考察你的情况已经很久了,经过反复斟酌和暗自考察,尤其当我看到你自诩“高士大德心,江湖游侠命。”的雄心抱负和你那本《散淡人生》后,遂认定你属于不同凡响,禀赋异常的落拓不羁的江湖奇才,只是命运多舛,与我往昔如出一辙。基于你对世间法的认知天赋,我才决定接受主公张士诚生前的举荐,并成全你多年来的拜师心愿,收你为我的第五位博士生,你亦算是我最后的关门弟子。今后授课地点是“仙山梦境”,授课时间安排在半夜子时,传授方式是“师徒托梦”。所以,今夜我特命文曲星府邸的白衣信使下到人间把你从睡梦中带来见我,算是你我师徒之间的首次聚会吧。”我闻罢施老神仙一席话,大为感动,躬身下跪,虔诚地向施耐庵教授行了三拜九叩的拜师礼。祖上有德,子孙萌福。从此以后,我的身分不再仅仅是文曲星施耐庵的忠实粉丝,而今吉星高照,登堂入室,我竟成为施老神仙的嫡传弟子,这是何等罕见的机遇与福报。


据悉,施耐庵教授此前曾经先后录取过四位学生,大徒弟罗贯中博士,二徒弟兰陵笑笑生博士,三徒弟金圣叹博士,四徒弟金庸博士。古今文坛上,这四位施门弟子笔头功夫实在了得,大徒弟罗贯中博士创作了气势恢宏的古典战争争霸的鸿篇巨著《三国演义》;二徒弟兰陵笑笑生博士创作了古今中国第一世情长篇小说《金瓶梅》;三徒弟金圣叹博士创作了评价师傅文学成就的天下奇书《评天下第五才子书水浒传》;四徒弟金庸博士更是勤奋过人,笔耕不辍,绝对称得上是高产作家,天才地创作了《书剑恩仇录》、《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天龙八部》、《倚天屠龙记》、《雪山飞狐》、《鹿鼎记》等十四部脍炙人口的长篇武侠历史小说,所谓: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在现代华人世界里名闻遐迩,家喻户晓,享有崇高的武侠至尊。哼哈,四位师兄都算的上中国文坛历史上的顶尖高手,名满天下,而且同出自施门。名师出高徒,施门弟子,精英荟萃,令世人羡煞不已。


现在,我竟有幸成为施耐庵门下的一走狗,与上述四位才华横溢的文坛巨匠成为同窗,成为他们的五师弟,我何德何能?为何如此侥幸?这也许皆出自祖上的阴德。追忆历史,曾几何时,先祖张士诚兵败被杀之际,有一个张家血脉遗族侥幸逃脱元军的绞杀和朱元璋的追剿,秘密来到山东境内的曲阜和泰安,从此在泰山附近隐居蛰伏下来,娶了一位当地民女为妻,此女颇为贤淑,知书达理,相夫教子,随后他们一家在泰山脚下,泗水之滨,开荒拓土,耕耘不辍,日积月累,积攒家业,乐善好施,积德行善,仗义疏财,扶危济困,逐渐称为远近闻名的乡绅大户。几百年后,到了我祖父这一代继续秉承耕读世家的忠厚遗风:定居青岛,勤勉敬业,知足常乐,与人为善,与世无争。张家人历代敬天法祖,广结善缘。上述因果乃是我作为温良敦厚的张家后人所蒙恩典与赐福的源泉与来源,也是我今生今世的荣耀与财富,更是文曲星施耐庵对我的垂青关照与悉心提携的动因。毋庸置疑,像施耐庵这样震烁古今的大名士收徒更需要考察弟子德才兼备的家族历史渊源。施公的大恩不言谢,对我而言,实乃天赐良缘,亦是天命所归。我将在有生之年,浪迹天涯,飘泊四海,寄情江湖,饱读史书,稗官野史,铸就传奇。以报答施公的伯乐之恩与栽培之情。


不过掐指算来,也着实令我吃了一惊。殊不知一不留神,我现在竟然成为了曹雪芹的五师伯。诸位看官可能觉得我是在胡言乱语,胡说八道吧!其实还真不是的,作为一名职业讼师刀笔吏,我一向是严谨认真之人。众所周知,《红楼梦》问世之前,我的二师兄兰陵笑笑生早已在百余年之前创作了反映西门大官人家族兴衰史和私生活情史的天下奇书《金瓶梅》,而此书一经问世就引发了明朝文坛朝野的轩然大波,因为书中些许内容涉嫌西门庆与其三妻四妾私生活的淫秽情色白描,曾被朝廷一度列为禁书。百余年之后,一位穷困潦倒、怀才不遇的落魄书生曹雪芹认真地读罢《金瓶梅》后,悲喜交加,嘘唏不已,竟勾起曹公子对于自己曾经兴盛发达的曹家列祖列宗的为朝廷效命的“劳模事迹”和养尊处优的“权贵生涯”的无限追思眷恋之情,黯然神伤的曹公子眼含热泪,悲怆哀叹:世道不公,人心不古,富贵无常,梦幻泡影。遂决定按照我二师兄兰陵笑笑生《金瓶梅》的创作思路来进行他的小说编排、构思与演绎,把他祖上那段曾经锦衣玉食、骄奢淫逸的家族兴衰史也写成一部小说,给业已家道衰败的曹家博一个青史留名,随后经历他“批阅十载,增删五次”的呕心沥血的寒窗十载著书西山黄叶村,世间就诞生了曹雪芹的那本残缺不全的文坛不朽的八十回《红楼梦》。加之曹公子因为不幸遭逢家道中落而伤心欲绝,导致了他对通过参加科举考试来追求仕途官宦正道的功名利禄也失去了热忱,再加上他对八股文向来又不上心,致使他在有生之年竟没有参加过一场像样的科举考试,更莫说进士及第光宗耀祖,故除了结交了几个同病相怜的浪荡世子诗友偶尔踏青吟诗以外,他既没有拜过像样的科举座师,也没有仕途的恩师伯乐,按照“学而优则仕”的世俗文人价值标准衡量此人,曹公子绝对称得上是一个缺乏上进心的衰子。所以说,我的二师兄兰陵笑笑生博士和他那部神秘不朽的《金瓶梅》无疑就成了人生落魄的曹公子有生之年唯一的开手先师和文坛向导,而我的师父施耐庵教授也就自然成了曹公子的师祖,顺理成章,我也就成为了曹公子的五师伯。哼哈,论辈分,我竟比至今已有三百岁高龄的曹雪芹还要高一个辈份。虽然,我和他没有生活在同代,没有过任何交际,最遗憾的是我也没有机会教授过他任何功课,诸如我比较擅长的英语、数学、天文、武术、法律或犯罪学,但是因为沾了二师兄兰陵笑笑生的福气,我有幸成为了这个我未曾谋面的曹公子的五师伯,也真不知道曹公子如果地下有灵或者天上显圣,他老人家将对此作何感想?是否愿意结识我这个在文坛名不见经传的五师伯呢?毕竟我刚才拜在施耐庵大师的门下,与其他四位成就斐然的著名师哥们相比,我尚属于初出茅庐,才疏学浅,尚未文坛建功立业。不过大言不惭地讲,敝人文学后劲比较足,又长年行走于江湖阡陌,游历颇丰,世道人心,黑白曲直,酸甜苦辣,人生百态,世态炎凉,忠奸善恶,经历沧桑,阅人无数,颇通晓江湖杂术,稗官野史、三教九流、阴阳五行、周易八卦、奇门遁甲、旁门左道之绝学,平生也喝过洋墨水,还有一点烂笔头,办理过不少公案,觉察江湖险恶,洞悉人性善恶,属于勤能补拙、后来居上的那种大器晚成的姜子牙、苏老泉类型吧。最关键的因素,我乃施耐庵在当今华夏亿兆众生之中遴选出来的关门弟子,得到文曲星衣钵传承,犹如当年大字不识几个的小沙弥六祖惠能,竟能凭借“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几句歪诗而得到五祖弘忍的禅宗衣钵一般珍贵。这在当下,绝无仅有。此乃冥冥之中的天意使然,百年一遇,洪福齐天。


呜呼,天命难违,文曲下凡,托梦于我,拜谒名师。吾将秉承施公之志和四位师兄的不俗业绩,接过师傅的儒侠衣钵,传承师傅的忠义之心,弘扬师傅的侠义之情,挥洒师傅的江湖之志。无须曹公子伤心欲绝的“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的落魄文人的穷酸腐儒的衰相。敝人虽系一介江湖布衣,静则耕读持家,动则浪迹天涯,但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秉持“高士大德心,江湖游侠命”之豪情,作为著书立说、安身立命的精神寄托与心灵归宿。敝人星水,拜师偈语:皇天后土,天恩大德。沧桑世事,芸芸众生。纵览古今,笑傲江湖。书林隐处,俊逸儒流。裁冰剪雪,谈笑吴钩。覆掌中杯,纵论古今。弹指重奏,新声曲度。伯牙子期,余音袅袅。薪火相传,光宗耀祖。妙笔生花,续铉传奇。日月乾坤,天地明鉴。阿弥陀佛,善哉快哉。


张星水 2015年元月草书于北京香山京鼎紫竹轩陋室。

 
相关链接
2017年9月3日凌晨,红尘里行走的一位法学家……身世悲浮梗,功名类转蓬 ——张星水《羁旅天涯》自序 [2017/12/28]
杨子:北京仲夏,见带我信主的领路人之一 ——记“正义如阳光普照”的张星水 [2017/6/22]
古國治先生:南懷瑾先生與中國文化 [2016/6/1]
高士大德心,江湖游侠命 [2015/1/15]
驿卒李自成 [2014/12/26]

© 2001~2014 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京ICP备13011464号-1